7. 第7章(1 / 2)

加入书签

“贺延霄的初恋情人,叫做季樱。”

季樱家境普通,但凭借优越的成绩和外貌在学校深受欢迎。跟贺延霄在一起后,大家都说他们郎才女貌,嫉妒又羡慕。可当从学校踏入社会,真正的矛盾才彻底暴露。

“贺家人因为看不上季樱的家世,将他们强行分开。”

那时贺延霄还没有掌控贺家,贺夫人用手段将季樱送走,贺延霄消沉了一段时间,大家都感叹他的深情。

从贺家搬出去后,贺延霄故意跟母亲作对似的把居住的地方改为“樱园”,还将季樱养过的小猫留在身边饲养。

“也就是季樱离开的那年,你出现了。”张婧盯着她的脸,“你没发现,自己跟季樱有时候挺像的吗?这两年,穿衣风格都越来越贴近。”

年少的动心最是令人难忘,贺延霄跟季樱携手走过最单纯的青春,而司婳遇到的贺延霄,是经历打击、因为另一个女人而被迫成长、变得强大的男人。

下午,司婳以身体不适为由请假,失魂落魄的回到樱园,耳边反复回荡着张婧说的那些话。

她无法相信所谓的真相。

怎么可能呢?

她跟贺延霄认识五年,到来头,只是他为报复贺家,应付外界而留在身边的替身?

“不……”

这段时间,明显感觉到贺延霄更加主动,她不能因为别人的话就乱下定论。按照张婧所言,既然贺延霄对她只是利用,那么在季樱回归后,为什么还跟她保持关系?

当然,司婳也无法说服自己忽略这件事,她需要一个真相!

就在司婳打算找贺延霄问个究竟时,却得知贺延霄去国外出差的消息。

“我有些事想问你。”司婳紧握手机,纷乱的思绪还未理清,有些紧张。

“着急吗?”手机里传来语音播报,贺延霄三言两语结束对话,“快登机了,有急事去找云汐或者秦续,有什么话回头再说。”

退出通话页面,司婳望着屏幕久久出神。上次她跟贺延霄提过要求,贺延霄当真跟她汇报行程……

这事搁在以前她肯定很高兴,证明对方把她的话放在心里,可从见过张婧起,她的心情就无法安定。

终究是对他缺少了信任。

-

司婳算着时间,等贺延霄下飞机后打出第二通电话。接起时,她听见一个女性的声音,具体内容听不真切。

“现在不方便吗?我好像听到有人在跟你说话。”司婳委婉的探寻真相。

贺延霄似乎察觉她的意图,轻轻笑出声,语气竟有些宠溺意味,“上次你不是说随便买来的礼物没有诚意?我让人专门为你设计了一套首饰,这次我亲自去拿回来送你。”

司婳咬唇。

当一个男人发自内心想对你好的时候,很少有人招架得住。

如果早一些,她肯定会因此高兴地蹦起来。

“之前你想说的,是什么事?”贺延霄忽然想起飞机起飞前的问题。

“噢……我想问,你很喜欢coco吗?刚才它跑出来,吓我一跳呢。”曾经她也委婉询问过能否将coco送走,但每次贺延霄都会保持沉默或者敷衍回答,她尊重贺延霄的喜好,没有再提。

“它又碰到你了?”

“没有。”她只是看到蒋妈带coco定期去做检查,忽然觉得有些扎眼。随后又唾弃自己,跟一只猫较什么劲儿……

“没什么事了,你在那边安心出差,我等你回来。”电话最终,那些未说出口的话被司婳暂时揣回心里。

她想过了,隔着电话去讨论一件事情并不是明智的选择,无论真相如何,她都要跟贺延霄当面谈!

电话挂断后,贺延霄从设计师手中接过一个精美的礼盒,里面分别装摆放着耳坠、项链、手串。作为装饰的珍珠颗颗饱满晶莹,这套珠宝若是放在市面上,价值不菲。

轻轻摩挲着珠宝表面,贺延霄沉声道:“这套珠宝属于私人订制,以后我不希望再见到复制品。”

设计师微笑着颔首,“贺先生,我们签过合约,必定遵守原则。”

对方肯出高价买断设计,何乐不为。

贺延霄带着那套昂贵的珠宝回到酒店,跨国电话打给秦续。

正在娱乐会所对美艳小明星左拥右抱的秦续接到电话,酒意瞬间清醒几分,“你说啥?让我去把你家的猫弄走?”

“真的假的?那不是季樱当年留给你……行行行,你贺总都亲口发话了,我这个做兄弟的肯定挺你!”

秦续对着电话又唠叨起来,“说真的,我觉得司婳比季樱更胜一筹,人家年轻貌美还单纯向着你……也就咱俩关系好,这事儿搁别人身上我还不乐意劝呢!”

“喂?喂?”

“嘟嘟——”

对方直接给挂了。

秦续对着屏幕“啧”了两声,无情推开坐在腿上的大胸女。

万万想不到,季樱没回来的时候,所有人都认为贺延霄对初恋念念不忘;可季樱回来,反倒让贺延霄意识到司婳在自己心里的位置。

刚进来的张婧撞见这一幕,“哟,续哥这是去哪儿?不玩了?”

“玩什么玩,我还得去给延霄收拾一下烂摊子。”

“什么意思?”

“他家那猫啊,挠了人,留不得了。”秦续意有所指。

张婧心中敲响警铃。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