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门(2 / 2)

加入书签

点此阅读小说

只要不超过音速,投掷物的物理冲击,对张海涛而言,就是无效的。

他的飞牌自然不可能有音速。

张海涛平静地说道:“你明白就好,要不是担心你后手太多,我杀不了你,还被你逃走,我早就动用‘羽毛’了。”

之前他不敢用这件公开的非凡遗物,是怕暴露身份,万一没杀掉林修,还被林修逃掉了,那他不仅回不了辰星分会,还会被通缉。

所以,他不敢留下任何证据,还想着假死脱身。

而现在,已经被逼到这等境地,自然也没什么可隐藏的了。

“但我还有光阴左轮。”

林修用左轮的枪口指着对方,冷漠道:“你觉得……飘摇的羽毛,挡得住光阴左轮的子弹吗?”

张海涛看着林修,“如果是附加了时间诅咒的子弹,足以穿透空间,当然挡不住,但……六分之一的机率,值得一赌,你刚才已经开过四次空枪了,必须再开一次空枪,才能为子弹附加时间诅咒,所以我赌你这一枪不是空枪。”

他外表的平静下,却是赌徒的疯狂,双眼紧盯着林修,一字字地说道:“赌对了,你死,赌错了,我死,你敢吗?”

林修注视着对方,沉默了半晌,忽然笑了,“我只剩下不到八个月的时间了,有什么不敢的?”

“很好。”张海涛注视着林修,张开双手,“开枪吧。”

林修注视着对方,似乎在顶着巨大的压力,正在抉择犹豫。

忽然,他感觉胸前的口袋里有了一丝异动。

林修心里一动,食指当即扣动了光阴左轮的扳机。

“砰!”

一声枪响,枪口迸发出了火光。

没有附加诅咒的子弹,瞬间射中了张海涛的额头,却是犹如羽毛一般轻柔无力,没有留下丝毫伤口,只是缓缓飘落于地。

张海涛的嘴角微微翘起,说道:“我赢了。”

“是吗?”林修看着他。

张海涛笑了笑,平静而轻松地说道:“我知道,或许你还有后手,还有底牌,但今天我就算是把这里毁掉,也不会让你活着离开的,你以为我在这里和你长篇大论,听你废话连篇,是真的想和你聊天吗?”

他忽然拍了拍手掌,只见周围的地板上忽然出现了几颗如同橡皮泥捏成的‘炸弹’,炸弹下方还有一双小腿,分别蹦蹦跳跳地跑到了窗户、大门等通往外界的出口处。

林修微微眯起眼睛。

“介绍一下,这是我的禁忌级非凡遗物‘橡皮泥炸弹’,你应该知道,强力挤压之下,它就会直接……boom!”

张海涛微笑道:“之前不敢使用,除了担心动静太大,也是担心爆炸把我也卷进去,所以只是埋藏了微量的橡皮炸弹在地板下,当做陷阱刻意隐藏了它们,想等你去踩,不过……似乎还是被你发现了,但现在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只要你试图去开窗、开门,那你就死定了。”

“看来你准备放弃步语了。”林修轻声道。

张海涛耸耸肩,“现在杀了你才是最重要的,步语那边可以换个新身份重新接近。”

林修轻轻叹了口气,摇头道:“可惜你没机会了。”

张海涛微微眯起眼睛。

“你刚才说,你拖延时间,是为了布置炸弹,对吧?”

林修嗤笑一声,眼睛看向了洗手间的方向,淡淡道:“那你有没有想过……我和你叽叽歪歪这么久,也是在拖延时间呢?”

“嗯?”张海涛心中一动,忽然顺着领袖的目光转头看去。

只见洗手间的房门上,正插着一张joker牌。

张海涛见状,忽然想起来了,林修第三次飞牌的时候,看上去像是因为太过仓促一般,飞牌的速度显得比较慢,所以给了他隐身和躲闪的时间。

而那次明显威力不足的飞牌,也卡在了洗手间的门上。

“那是……”

张海涛忽然死死地盯着飞牌卡在洗手间门上的地方,飞牌与门之间,可以看到一张便签。

便签上依稀可以看到一个字——

那是一个‘门’字。

下一刻,张海涛忽然发现,原本应该空无一人的洗手间房门,竟然被人从里面推开了!

一个身穿纯白色西装,面容上有着一道道缝隙,双眸呈暗金色的青年,双手插在裤兜里,平稳而从容地从门内迈步走了出来。

赫然是商简言!

……

ps:(这章三千字!)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