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求求你做个人吧(1 / 1)

加入书签

点此阅读小说

范凯犯的是严重刑事犯罪,并且证据链完整,这种情况下,带着嫌疑人的母亲去执行抓捕任务,是在搞笑吗?整体剧情不错的情况下,强行融入的这段狗血剧情让叶晨给改写了,所以之后的弑母剧情自然也就没发生。

范凯在二人的围追堵截下跳上了车间的原料传输管道上,滑下去了,管道下面,是百分之十一的苯酸混合溶液池,好几米高的地方摔下去,居然没摔死,还在大声呼喊着救命,叶晨和路明嘉对视一眼,路明嘉说道:

“还是找工厂的专业人士来打捞他吧,我们又没防护服,要不给特警打个电话。”

“我手机没电了。”叶晨耸了耸肩,转身离去。

等到范人渣被打捞出来的时候,已经成了名副其实的人渣,难看的一逼,而且就这还没死,生命力真是足够强大,要不然也不会企图在医院杀害已经是植物人状态的秦驰,而且好家伙,这个德性的范人渣居然冯潇,陈蕊,邱冬阳三人都没按住,也不知道这家伙是不是吃蓝色小药片长大的。

………………………………………………………………………………………………………………………………………

“我把人给你有用吗,都切成碎块了,你还认得出来吗?”

娄颐听着叶晨手机里传来的儿子的声音,一副心灰意冷的表情,对自己陷入了深深的自责。

“我能看看他吗?”

“对不起,不好意思,他现在是两起命案的重大嫌疑人,不可能接受探视的,而且他现在重度烧伤,还在昏迷中,且不说你不能去,你去了也看不到。”

娄颐最后表情落寞地离开了,叶晨看着她的背影没有多说什么,这是个好人不假,但是因为她是个好人就给她四处开绿灯是不是太过儿戏了,她的儿子是儿子,别人的花季年龄的女儿就该死吗,而且是被那么残忍的方式杀害。这种人让他死都便宜他了,要让他在痛苦的折磨中死去,才是对那些亡者最好的祭奠,像这种重大杀人案一般的司法程序都会从快进行,不能就这么便宜他了,左右他都是个烂到根的人,深挖他的余罪,一件件的核实,尽可能的拖慢审判的节奏,要让他好好“享受”活着的滋味。

像这种事就需要小路这种公子哥帮忙了,毕竟他的人脉广,叔叔阿姨的一叫,公检法这些长辈怎么也要给老路一个面子。当叶晨吧想法和小路一说,小路先是打了个寒颤,然后忙不迭的答应了,这种事他也是乐见其成的,这下好了,估计等到叶晨回归的那天,我们的范大人渣还在坚挺的活着呢,让他好好的享受余生吧。

走出办公室的路明嘉看着办公室叶晨那邪恶的笑容,打了个哆嗦,搓了搓自己的手臂,赶紧走了,这个叶队真的是个狠人,他是见过叶队的身手的,那叫一个犀利,绝不是范凯这种货色能对付的了的,怎么可能会让范凯袭警,抢枪,夺路而逃呢,这是又给他安了一桩罪名,而且明明能直接枪毙的货愣是让叶队带着他以这么惨烈的方式抓捕归案,实在是有些出乎意料啊。

………………………………………………………………………………………………………………………………………

韩彬的酒吧里,夏雨瞳咽了一口鸡尾酒,看着叶晨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然后说道:

“我们的叶大队长战斗力爆表的存在,怎么会让一个瘾君子弄的那么的狼狈,还抢警枪,虽然没抢成,但是我认识的你,压根就不会给对手这种机会啊,说说,你又琢磨了什么坑人的招数,分享一下。”夏雨瞳调侃道。

韩彬也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叶晨。叶晨沉吟了一下说道:

“我是个警察,怎么会动不动就坑人,我是那种人吗?”

“你是。”韩彬和夏雨瞳一齐说道。

看着怨念满满的韩彬,就知道他又想起了自己借姜淮坑他的往事了,再看看夏雨瞳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叶晨就把后续给范凯安排好的剧情给二人解说了一遍,二人听过一阵恶寒,范大人渣遇到了他算是倒了血霉,就现在这个湿寒的天气,再加上范凯现在的病情,再配合着现在的审判节奏,这酸爽简直了。

“求求你好好做个人吧,坑人能让你快乐还是怎么着。”夏雨瞳说道。

让夏雨瞳没想到的是叶晨居然点了点头,说道:

“坑人的确让我神清气爽,精神头十足,简直是满满的源动力。”

夏雨瞳气结。

……………………………………………………………………………………………………………………………………………

第二天一早,叶晨接到了路明嘉的出警电话,驱车赶往案发现场,小路已经等在了那里。

“凌晨五点钟的时候,外关交通队的一个协警发现了她,尸体是一个环卫工人,你也看到了,她是被撞死的,死因是严重撞击导致的内脏出血,法医说因为天太冷,还不能确定她的死亡时间,等进一步的尸检。

看着现场的情况,叶晨进一步的回忆着原剧情,因为这件事牵扯出的廖勇被害,好像还和什么“绯红命运”组合有关。

“验尸结果已经出来了,死者名叫高秀芳,死因是经过剧烈撞击导致胸腔和腹腔严重的内出血,右侧的肝脏和肾脏破裂,她的爱人是逸江物业公司的一名安保人员,下面有一个九岁的孩子,已经辨认完尸体了。”

肇事车辆后尾箱发现的车主廖勇的尸体,死因是颈部骨折导致的窒息性休克,通过肝温测试,两名死者死亡时间相近,都是在晚上十一点到凌晨一点之间。

通过调取被害车主廖勇的手机记录发现了一个叫万强的人给他发了很多的催账信息,还有三个手机号和他联系过,调查结果显示这三个手机机主都是女人,具体身份还在进一步调查中。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