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瓮中捉鳖(1 / 1)

加入书签

点此阅读小说

“团长,国民党那些废物已经进了口袋了,我们什么时候收口。”八路军这边侦察排的排长给团部去了电话。

“不急,把他们再往里放放,等他们中了那片地雷再强攻。”独立团团长下令道。

然后这边独立团李团长又给新一团去了电话:

“老丁,你那边怎么样了?”

“那群傻子已经放进去了,只等二愣子那边来信,咱们就可以强攻了。”新一团团长老丁道。

“孔二愣子总是这么磨磨蹭蹭的,娘们唧唧的。”独立团老李埋怨道。

“铃铃铃”这边电话响起,老孔那边也已就绪,三位团长同时下达了强攻的命令。

这边进了口袋的国民党四个整编师顿时被包了饺子,四处挨打,战局十分混乱,现场一片暴土扬长。

经过一番激烈的包围战,国民党四个整编师全军覆没,战俘无数。

当这个消息传到了重庆总部的时候,蒋介石愤怒的摔了自己手中把玩多年的杯子,气的破口大骂:

“娘希匹,废物,中统的这些酒囊饭袋怎么就这么废物,押解个犯人都能让她跑了,都是干什么吃的,就因为这些废物,我损失了四个整编师。”

叶秀峰拿着手帕手忙脚乱的擦着额角的汗,不迭的应声道:

“是,校长教训的是,都是高占龙这个废物,本来老六都要给那个女的处决了,这个高占龙找到了我,说是想再往深了挖挖,看看能不能得到什么有价值的情报。”

蒋介石对于中统和军统的不合早有耳闻,但是因为不合贻误了战机,就不可原谅了,戴笠统领的军统嚣张跋扈,尾大不掉,而这边的中统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看来密裁戴笠要提上日程了,只不过这个人根基深厚,要让他的死不显山不露水,不然军统的那些家伙会兔死狐悲的,到时候人心就散了。

至于高占龙,老蒋脸上略过一丝杀气,开口道:

“那个高占龙,密裁吧,让他以死去谢罪,不然阵亡的那些将士,怨愤难平。”

就这样,高占龙的命运几句话之间就决定了下来。

……………………………………………………

接到了四个整编师全军覆没,七十三名特工集体被挖出,执行了枪决的消息,高占龙失魂落魄的坐在自己的官邸,眼神涣散,久久不能成言,他知道自己的死期将至了,谁都救不了他了,如若田湖未死,自己至少还有个托孤的人选,现在,唉,罢了,与其留这个孩子在人间继续受苦,莫不如就让他这么随自己而去吧。

他拿起了电话,让秘书把儿子高君宝带到了办公室,看着眼前冲着自己傻笑的儿子,高占龙眼前略过了一丝不忍,但是随后又想到自己死了,儿子的结局只有一个,那就是流落街头,罢了,儿子,随爸爸一起去吧。

他把儿子抱在了怀里,摩挲着他的头发,用手捂住了儿子的嘴,另一只手伸到了脖子处,直接扭断了他的喉咙,高君宝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就这么魂归了天国。

高占龙拉开了自己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了自己的那把勃朗宁手枪,压上了子弹,打开了保险,然后抵在了自己的下巴,“蓬”,枪响过后,高占龙倒在了血泊中。

门外的秘书听到了办公室内的枪声,急忙进屋查看,眼见入目的一大一小的两具尸体,“啊”的一声,发出了刺耳的嚎叫,然后双腿一软,昏厥了过去……

……………………………………………………

玫瑰饭店里,程真儿和叶晨对面而坐,叶晨给她点了她最爱吃的八成熟的牛排,田湖和高占龙已死,这边没有人在程真儿来的时候制造意外了,至于那个出卖了程真儿的那个女的,叶晨也没手下留情,让赵简之带人把她给埋了,这次因为高占龙和田湖没顾得上自己这头,她没出卖成,不能给这个女人第二次机会,不然的话就是对自己同志生命的不负责。

“你给我织的毛背心我穿在身上了,谢谢你,真儿。”叶晨看着眼前的这个花季女孩,原著里她被郑耀先亲自挫骨扬灰,连尸首都没留下。

程真儿羞涩的看着眼前的六哥,目光中流露出了强烈的不舍,自己跟着眼前这个男人共事多年,他的心思缜密,处变不惊,还有那英俊的面孔深深刻在了她的脑海里,她动情的握住了叶晨的手,害羞的对着叶晨说道:

“六哥,我明天就要去东北了,今晚你去我那里吧。”

叶晨看着眼前的程真儿,更能体会到郑耀先在程真儿死后,在毛人凤的逼迫下,把她挫骨扬灰的悲凉。

“真儿,我心里已经把你当成我的妻了,等到这个国家真正迎来光明的那一天,我会正大光明的去娶你。”叶晨轻声说道。“你在东北有什么难事过不去的坎,就去东北督查室找一个叫许忠义的男人,这个人是我们的同志,只有我知道,老陆都不知道,你也要记得保密。到时候我会提前和他打招呼的。”

程真儿抚摸着这个男人的双手,眼里的爱意浓的像蜜,化都化不开,他到了这个时候还在担心我的安危,给我安排了后路……

“喂,是东北督查室吗?”叶晨轻声道。

“你好,我是东北督查室电讯科科长顾雨菲,请问您是哪一位。”顾雨菲道。

“我是郑耀先。”叶晨道。

“六哥,怎么是你啊。”顾雨菲娇笑道,长期的潜伏让她对这种应人待物极为擅长,要不然也不会被人叫做“军统一枝花”了。面露笑容,顾雨菲这时的心里却在打鼓,“鬼见愁”的电话怎么打到了这里。

“雨菲啊,你帮我接一下许忠义那里。我有点事要和他谈。”叶晨说道。

“好的,六哥,您稍等。”顾雨菲柔声道。

把电话接到了许忠义办公室以后,出于职业习惯,顾雨菲戴上了耳机,打开了监听设备,从没听过军统六哥和店小二之间有什么瓜葛,她今天倒是要看看这两个人搞什么鬼。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