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斗法(上)(1 / 1)

加入书签

点此阅读小说

“这样,六哥,我在那边授权开一家进出口贸易公司,买他几条船,开辟自己的航线,把准备做到头里,不能到时候让别人掐住了脖子。”许忠义道。

“离我们建立新的政权的日子指日可待了,到时候一切都是百废待兴,所以我们是在和时间赛跑,时不我待,我这边会通过特殊关系,交给你一份名单,到时候由你派人和这些人交涉,可以把他们的行李和书籍先运回来,统一保管,等到这边尘埃落定,就是我们扬帆起航接这些人回家的时候了。”叶晨深情地说道。

顾雨菲看着面前的这两个男人,觉得命运真的是很奇妙,一个是以前自己怎么都看不上眼的落魄的店小二,一个是军统赫赫有名的杀神,结果两个人最后都是自己的同志。

他们都有着一颗炙热的心灵,为了这片土地,从没去计较个人的得失,一切都在为了这个满目疮痍的国家着想。

当时自己在重庆的时候,那种孤军奋战的感觉是不足为外人道的,每天都紧绷着神经,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暴露,每日用信仰来坚定自己的斗志。却没曾想到自己的战友离自己如此之近。

有战友并肩作战的感觉真好,就好像回到了家的感觉一样,可以尽情的依靠……

……………………………………………………

“忠义,我的窃听器被表哥发现了。”顾雨菲忐忑的对着自己的丈夫说道。

“我也发现了不对劲了”,许忠义说道,“不要回头,不要转身……”

顾雨菲身形一定,纤细的手指在栏杆上敲了敲,目光瞥到了房门玻璃上,在她身后百米的地方,小南教堂那高高的阁楼上,多出了一扇百叶窗。

“我们被盯上了……”许忠义平静的说道:“家门口周边,已经有狗了……”

“谁出的纰漏,你的,还是我的?”顾美人问道。

“应该都不是”,许忠义嘲讽的笑道,“你表哥是无计可施,准备逼我们犯错了。他想逼迫我孤注一掷,去跟他鱼死网破。”

“忠义,你打算怎么破招?”顾雨菲担心的问道。

……………………………………………………

齐公子主意打定,一直在等着店小二自投罗网,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店小二压根就没按他设计的剧本来,这家伙是开始反击了,而反击的形式却大大的出乎了齐公子的预料。

我们的老许同志,通过暗箱操作,把其住宅附近所有可以用于监视的地形,都给一股脑的买下来了,非常完美的诠释了什么是有钱任性。

你齐公子想再派人监视我,对不起,这是私人领地,除了小商小贩,外人不得擅自入内。

“缺德!”齐公子气的直炸毛,可他毫无对策,这店小二别的本事没有,一对抗就是经济打压,连换个样都懒得换。“你就没有别的本事了吗?”齐大公子气的咆哮了,喊的那叫一个声嘶力竭。

然而当咆哮帝也于事无补啊,你要想逼许忠义出手,就得让他信以为真,相信自己已经被人给全天候盯上了。最后特务们一商量,认为这个监视绝对不能停。你不是禁止闲人进入吗,那我们伪装侦查总可以了吧。一众特务化妆成了小商小贩,每天在老许家房前屋后开始晃悠。

可惜啊,好久不长,没过多久,一群穿着黑皮的警察出现了,众特务一打量,顿时就心知肚明了,瞧瞧那腐败的肚子,绝对是“cc”的人没跑了。

这些人很客气,说你们这么天天晃悠,影响市容影响交通,好嘛,这群“cc”还客串了一把城管的角色,考虑到你们生存不易,专门给你们划出了一片店铺,你们只需要缴纳少许费用,就可以在这做生意了。

众特务赶忙回去和齐大公子商议,毕竟租店铺也是要钱的,这钱也不能让特务自掏腰包啊。齐大公子心疼的脸都抽抽了,这结婚的礼金在手里还没捂热乎呢,就要开始往外掏了。

众特务拿着齐公子给的钱回来签字画押,店铺开始正式营业了,结果店小二的损招马上就接踵而至了,他让人起了几道厚厚的水泥墙,把通向店铺的路口封的那叫一个严实,封死路口的原因很简单,就是切断他们的人流,让人没法过来买东西。小特务们顿时傻眼,找他理论。

“对不起,我租的是店铺,街道可没说一起租给你们,你们要想生意做的下去啊,可以啊,加租吧,你不加租我不拆墙。”

他这一加租,价码立时就翻了一番还带拐弯。不租了?可以啊,那就没收租金,顺便再付一笔违约金吧,契约上白纸黑字的写着呢,违约金是租金的十倍,这可是民国的正常价码。

你齐公子这边在我这里蹭着婚,收着礼金,那边就开始放下碗骂娘,呵呵,想什么呢,不出半年,不让你连本带利的吐出来,都显得我店小二太没本事了。

这些钱用大洋来核算租金的话,每个特务三年内要缴纳一百五十块,违约,那就一千五了,而且,这还仅仅是一个特务的赔偿,而我们的齐大公子也不可能派出一个特务来监视许忠义制造紧张气氛啊,你看不起谁呢,一派派出了好几十的特务,最关键的是这钱都得他出……

齐大公子气的都快吐血了,这个该死的店小二,简直是阴损到家了,直接就是以本伤人。情急之下的齐公子打算撤回特务的监视,但是晚了,店小二的骚操作又来了。

店小二委托了知名律师,手持白纸黑字的合同找上门来了:“给钱吧,不给就法庭上见,你是公职人员又怎么的,公职人员欠了钱也得还,别忘了,中华民国可是讲法律的。”

齐公子气的眼前那是直发黑,这他娘的算个什么事。从那天起,齐公子在自家附近发现了件事,他被人盯上了,全天候的监视,盯他的人全是许忠义找姐夫陈明借的沈阳站的人。

许忠义怕他欠钱不还跑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