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江浩坤的大型社死现场(1 / 1)

加入书签

点此阅读小说

叶晨左手的手背对着右手的手掌交叉,对着江浩坤的胸部中线就开始了胸外按压,他是真的学过人工呼吸,还是当年照顾程真儿的时候自学的。

围观的众人用疑惑的目光看着眼前的一幕,这货真会吗?不会出什么意外吧。

事实证明,他们真的太有先见之明了。只听江浩坤的胸口传来了一阵“咯吱咯吱”声,江浩坤的胸骨被他按的直作响,装晕的霸道江总一阵的胸闷加头晕,本来没事的,快被他给按晕了,实在有点挺不住了,赶紧醒过来吧!丢脸也比被他这么玩好。

然而我们的这位江总还是天真了,叶晨压根就没给他这个机会,这就要开始人工呼吸了。众人一阵闭眼,那画面太美我不敢看。彭佳禾倒是来了兴致,掏出了手机准备录点陆远的黑料。

只见叶晨一只手捏住了江浩坤的鼻子,一只手掐开了江浩坤的腮帮,第一口就这么下了。“he'tui”,一口被叶晨酝酿了许久的老痰就这么被叶晨送了出去,然后用手闭拢了江浩坤的嘴,装作自己在呼吸状,第二口直接就是往里吹气。

这口老痰直接呼在了江浩坤的气管上,顿时我们的这位江总实在是没法继续装下去了,双目圆睁,要把那口痰给吐出来,无奈,粘的太结实了,一口气被憋住上不来了,江浩坤的脸过了没多大一会已经是憋的发紫了。

这边的彭佳禾拿着手机都傻了,陆远这货太恶心了,这是把霸道江总的嘴当成痰盂了吗?“呕”,想想那画面彭佳禾忍不住一阵的反胃。

“浩坤,你怎么了,你是被痰卡住了吗,别急,这时候叫120来不及了,没关系,我会海姆立克急救法,我来帮你。”叶晨装作很焦急的神情。

围观的众人心里一阵的吐槽:你丫会的东西还不少,你再会的多点,估计江总这位才俊就要被你玩死了,然而众人还是抱着看热闹的态度,从来都是江浩坤来恶心别人,啥时候见着过他被别人玩的这么惨了,这种大瓜可不是啥时候都有的。

至于甘静看到眼前的这一幕,一阵情不自禁的反胃,她早就知道陆远是个极品无赖,却从没想过他会这么的过火,然而她还不能阻拦,这时候一口痰卡住了,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就像陆远说的,不经急救,都等不到救护车来就容易窒息而亡。

叶晨把江浩坤扶了起来,站在他的身后,用双手环住了江浩坤的腰,用拳头顶在了江浩坤的胃部,另一只手快速的握拳向上方压迫,几次反复,我们的这位江总终于吐出了卡在气管的那口老痰。

“啪嗒”,在叶晨给江浩坤进行海姆立克急救的时候,江浩坤衣兜里的求婚戒指盒滑落了出来,摔在了地上,里面的那颗鸽子蛋露在了众人的面前。

这边的江浩坤还没有恢复过来,叶晨看到了那枚鸽子蛋就开始嚷了出来:

“哇,浩坤,你这是要求婚吧,是要跟甘静求婚吧,怪我怪我,一不小心滑倒了把你给连累了,也不知道谁这么没公德心,在这种人多的场合居然乱扔香蕉皮!”

“。。。”

在场的众人看着眼前的一幕陷入了集体的无语状态,地上的香蕉皮是谁扔的你自己心里还没点b数吗?!

这边的叶晨这时才把目光转向了甘静,一副情真意切的表情,对着甘静说道:

“甘静啊,看在江浩坤这么用心的帮你布置生日宴,为了表达诚意,还特地不远万里的把我从地球的另一端给请了回来,答应他的求婚吧。”说完还用手打着节拍,“答应他,答应他。”

这边的彭佳禾一脸的懵逼,这时候她望向了陆远,只见他在给自己打眼色,以示配合。无奈的彭佳禾也跟着打起了节拍,“答应他,答应他。”

随着羊群效应,越来越多的宾客也加入了这场起哄的闹剧里,心里都憋着笑。

江浩坤感觉这就是大型的社会性死亡现场,他现在只想昏死过去,他脸色阴狠的瞪了陆远一眼。

叶晨自然看到了他的眼神,看来这次的教训还没让你学乖啊,别急,江浩坤,来日方长。叶晨嘴角的笑意十分的耐人寻味。

什么叫赶鸭子上架,这才叫赶鸭子上架,我还帮你当助攻呢,老同学。

甘静看到眼前的这一幕觉得很分裂,她看着眼前的陆远觉得很陌生,从他的眼里再看不到曾经的一点爱意,有的只是冰冷。

这次没用叶晨去现磨黑胡椒,然后再去扬江浩坤一脸,接着再去抱走甘静了,因为甘静直接冲开了人群,要去牵陆远的胳膊,拉走他。

叶晨闪身躲过了甘静的拉扯,眼神冷漠的看着面前的女人,开口道:

“不好意思,我有洁癖,你带路就好,我跟着你。”

甘静再次确认的看了一眼陆远,没错,是他,可是总感觉哪里不对。她没再多说什么,带头朝外面的走廊走去,叶晨似笑非笑的跟在了她的身后。留下了后面的一地鸡毛,和满脸尴尬的霸道总裁江浩坤。

无人的走廊内,叶晨在甘静的对面拍了拍手掌,然后说道:

“精彩,实在是精彩。本来我都已经忘了你的存在,没想到把你拐走的那位,居然还会故意拿和你求婚来羞辱我。只是我在你们的印象里什么时候变得怎么好说话了,任谁都可以捏一把,当我是泥人吗?”

甘静一巴掌扇向了面前的这个男人,然而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她递出的手掌被这个男人一把抓住,然后挥手就是一巴掌扇向了她的脸,“啪”一记响亮的耳光打的甘静一时脑子发晕。

“当我生死不知的时候,你能跟着一个时刻惦记你的男人来到这里,就说明你已经做好了选择题,所以别一副受害人的表情,你都已经精神出轨了,还装成白莲花的模样给谁看呢?给我吗?那你可真打错了算盘。”

“当年在美国,你一声不响就走了,你去哪了?为什么不告而别?你知道我找了你多久吗?”甘静一副委屈的表情。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