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妈呀,什么鬼(1 / 2)

加入书签

点此阅读小说

“想知道我去哪了啊,可以啊,虽然现在谈这些,已经没意义了,你也还是有权利知道,说完后也算是了却了一桩心事,挺好的。”叶晨转身掏出根烟,叼在了嘴上,点着了火,袅袅的烟雾缭绕中,开始讲起了当初的那份经历。

“还记得我当初的那次经济危机吧,那次背了挺多的债,怕你担心,就没跟你说,为了尽快的还钱,我去帮人走私护照去了,可能我真的没有捞偏门等我天赋,第一次就被逮捕了。”叶晨说完抽了口手里的烟,自嘲的笑了笑。

甘静这个时候已经听呆了,这是他万万没想到的,她没有出言打断这个男人的回忆,继续听他说了下去。

“为了不影响你的学业,为了不让你卷进来,我选择了进监狱,两年,两年后我被释放,一切都已经物是人非,我那时也还是只想着赚钱然后回国找你,结果这个老天爷还真是恨我不死,一场大火席卷了我打工的餐厅,那场大火,我失去了嗅觉和味觉,你应该知道这对一个厨子意味着什么!说实话,今天江浩坤哪怕是做给我看的,我也是真心的在祝福你们,我没怨过你,路在脚下,人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你说呢,就这样吧,祝你幸福。”说完叶晨也没再管她的反应,回到了餐厅,牵着彭佳禾的手离开了一地鸡毛的现场。

原剧中知道了事情原委的甘静,也只不过是晕倒了一下,然后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和江浩坤结婚,所以就别再表演那些无谓的苦情戏码了,你不是想知道吗?如你所愿。

“找完饭辙了,现在还缺个住的地方。”叶晨一脸的无所谓的说道。继续溜溜哒哒的朝前面走着,身后的彭佳禾则在仔细的观察着眼前的这个混蛋,嘴角抑制不住的笑意,今晚如果用四个字来形容,那就是精彩绝伦啊。

叶晨眼尖发现了前面有个背着吉他的小女孩,年龄和彭佳禾相仿,正在外滩的街头拎着个小桶在卖花,可是身边却门可罗雀,没什么人驻足。

叶晨走到了女孩的身边,和她商量道:

“姑娘,我看你这生意不大好,要不这样吧,咱俩合作,我租用你的吉他自弹自唱,顺带着还能帮你吸引点流量,让你的花好卖点。”

卖花的女孩听完后,眼睛一亮,随即想到了什么,疑惑的问他:

“你这是什么情况?”

叶晨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说道:

“我和我大侄女刚回国,行李丢在了出租车上,身上没钱,找不到住的地方,这不出来想辙了嘛!”

女孩微笑着同意了,把背着的吉他取下,递给了叶晨。

叶晨接过了吉他,拿过来调了调音,然后指尖划过,旋律随之而出,他在前奏过后,轻声的歌唱(bgm张信哲《过火》):

是否对你承诺的太多

还是我原本给你的就不够

你始终有千万种理由

我一直都跟随你的感受

让你疯让你去放纵

以为你有天会感动

关于流言我装作无动于衷

直到所有的梦已破碎

才看到你的眼泪和后悔

我是多想再给你机会

多想问你究竟爱谁

既然爱难分是非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