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截胡(1 / 1)

加入书签

点此阅读小说

这边钟跃民也买好了票,溜溜哒哒的回到了住处,他刚进家门没多久,袁军和郑桐也回来了。

钟跃民没给袁军好脸色看,这家伙明知道李奎勇是自己的朋友,还在那里炸刺儿,后来李奎勇的六哥把人拉走,这货居然拿菜刀劈人家,结果没想到人家手底下硬,被碰了一鼻子灰,真是活该。

“跃民,今天拉走李奎勇的那家伙你认识吗?狗日的,害我现了这么大的眼,我非找个机会插了他不可。”袁军咋咋呼呼道。

“你现在是个什么,你告诉我你现在算个什么东西,家都被人封了,你有啥底气去看不起这个,瞧不起那个,不论家世,只靠自己,你给人家提鞋的资格都没有,今天要不是李奎勇的六哥留着手,你现在就一残疾人士了,你有什么可豪横的?”钟跃民少见的大发雷霆。

袁军这小子平时咋咋呼呼的,他是真的害怕钟跃民,别看平时怎么闹都无所谓,真要是钟跃民发起火来,他立刻麻爪,此刻的他被钟跃民训得抬不起头来。

这边郑桐也上来打了圆场:

“跃民,消消气,都是自家兄弟,你看袁军那张狗熊脸都黑成啥德性了,别跟他一样,就当他是个屁,放了就完了。”

袁军不敢惹钟跃民,心里正憋着一肚子火呢,这时候听见郑桐劝架还顺带着损着自己,立刻口吐芬芳道:

“郑桐,你丫的有大爷没,我艹你大爷。”

慢慢的三人平复了心情,坐到了一起,这时就见郑桐问道:

“跃民啊,今天拉走李奎勇的那份你认得吗?手底下可够硬的,去给袁军正骨的时候人家都说了,分寸刚刚好,出手再重一点,铁定就是残疾了。”

钟跃民一脸凝重的说道:

“不认识,不过看奎勇对他的尊重,因为是他家表亲。而且你们去正骨了,没看到。我一直在围观来着,后来李援朝和那些四九城的各路神仙带着人冲击排着的队伍,没一个人能撼动他,下盘工夫很了得。别人都在打着架,他就那么不慌不忙的把票给买走了。”

……………………………………………………

钟跃民他们正在议论的时候,小混蛋他们几个正在把酒言欢,他和李奎勇端起了大茶缸子敬着叶晨,然后说道:

“六哥,咱哥几个可有日子没聚到一块儿了,今儿个不醉不归,真醉了就在我这儿靠一宿。”

“自家兄弟,不必这么客气,我今天跟着你们过来呢,一是跟哥儿几个好久没聚了,挺想大家伙儿的,二是我这边琢磨了个营生,想问问你二位有没有兴趣帮我的忙。”

叶晨说道。

“六哥,有什么活儿您交代就好,自家兄弟不必这么客气。”二人说道。

“那可说错了,你们二位都是家里的老大,奎勇下面好几个弟弟妹妹,你也是一样,哪家都好几张口等着开伙呢,找你们做事就是为了让你们手头宽裕点儿,别为了钱折手。”叶晨说道。

“我呢,准备了点钱,打算让你们小哥儿俩去四九城周边的郊区农村帮我收点东西,哪里运动还没开始,你们就往哪钻就成,字画,瓷器,古董,都可以,平时你们就推个收破烂的车,把东西藏在里面,晚上再往回倒腾,放心不会让你们白忙活,有钱大家赚。”叶晨继续说道。

二人对视了一眼,最后点头答应了下来,这时就见叶晨饮尽了茶缸子里剩下的酒然后说道:

“既然你们答应了下来,那我也不能拉胯,我去筹措钱,酒嘛,什么时候喝都行,等咱们活儿干完了,六哥带你们去老莫搓一顿去。”

说着叶晨起身穿好了衣服,向这小哥俩告辞,准备钱去了。

从小混蛋家出来,冷风在叶晨的脸上刮过,吹去了他几分酒意,关于来钱的道他早就想好了。你袁军不是手欠吗,没事拿菜刀招呼我,那就别怪我手黑,我要帮你去抄家。

大院的西北角有两座四层的公寓楼,这里的环境优雅,楼的前后都植有草坪和高大的雪松,一条不宽的水泥路从这里通向办公区,这里是司局级干部住宅楼,平时来这里的人不多,活动开始以后,这些司局长们大部分都出了问题,不是被审查了,就是进了班房。就这样,这两栋楼几乎成了空楼。

袁军的家就在这里。自从他父亲和母亲被审查后,他家的大门就被贴上了封条,叶晨在看电视剧的时候,就惦记上了这里,原始资金从这里来,简直是不要太容易了。

叶晨使用了自己的变色龙技能,让自己和夜色融为了一体。他来到了公寓楼,楼道里静悄悄的,仅剩的住户看样子都已经入睡了。袁军家的大门上贴着被查封时的封条。

叶晨拿下身上挎着的水壶,往嘴里灌了一口,然后喷在了封条上,把封条给饮湿了,然后小心翼翼的揭下了封条放在了一边,至于开锁,这个他是轻车熟路,随随便便几下,锁就被他给捅开了。

叶晨小心翼翼的进了屋开始了搜刮,什么将校呢啊,大衣啊,花瓶啊,半导体啊,什么值钱划拉什么,那是一样都没放过。看看搜刮的差不多了,叶晨又扯下了床单,把这些东西给打包系好,背在了身上。

接着叶晨又开始进行了收尾工作,他做了几个小机关,只要袁军那个货敢来溜门撬锁,等待着他的将是一份大礼。叶晨把最后一道机关给关上门挂好,然后把那两张还没干的封条又给糊了上去。然后打道回府了。

袁军和郑桐在袁军走了没多大一会也偷摸的进了公寓楼。郑桐边用改锥撬着锁边心虚的四处张望,他小声问道:

“你们家邻居是张局长吧?这老头没被关起来?”

“没有,这老头有人保,没人敢动他。”袁军回答道。

“要是他听见动静出来看怎么办?”郑桐不放心的问道。

“艹,这是我们家,我撬自己家门他管的着吗?我特么乐意!”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