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想当兵吗(1 / 1)

加入书签

点此阅读小说

最后,还是叶晨先跳出了圈子,对着警卫员一抱拳:

“惭愧,我技不如人。”

警卫员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别有深意的看了叶晨一眼,没再多说什么。

这时周父走了过来,对着警卫员问道:

“小吕,你刚才和小叶试手,他的功夫怎么样?”

周父问的时候很随意,然而警卫员小吕的回答却并不随意,只见小吕说道:

“拳脚功夫,我俩不相伯仲,生死相搏的话,我在他手里走不过三招。”

听见小吕对叶晨这么高的评价,在场的众人无不惊的目瞪口呆,要知道小吕可是zy警卫团专门派来保护周父安全的,一身的功夫非常的过硬,平时更是不假辞色,罕见他对一个人能有这么高的评价。如果是钟跃民,袁军他们在场的话,自然一眼就能认出来,就是这个家伙,让他们好些天都无法出屋的。

自从上次在茶馆和叶晨见过面后,周父就利用自己的人脉将叶晨的背景摸得清清楚楚,对于这个与众不同的小伙子也是发自内心的喜欢,更何况自己的闺女也喜欢叶晨。今天叶晨和小吕的试手,更是让周父看在了眼里。

众人又重新回到了屋内,张海洋还愣在院里,刚才的一幕让他呆若木鸡,他知道自己的女神对那个小子青眼有加,但是他一直不认为自己比他差,然而刚才的一幕,彻底的将他的自信摧毁,双方没有任何的可比性,现在的他丧的要命。

叶晨随着周父,吴老和周小白一起进了书房,落座后,只听周父说道:

“小叶啊,你的优秀刷新了我对你的认知,有这一身的本事,不当兵可惜了,怎么样,愿意当兵吗?”

“当然愿意,可是我有点摸不着门儿。”叶晨回道。

“这不要紧,有我的推荐,你去当兵不是什么难事!”周父说道。

“那就麻烦伯父了,放心,我不会给您丢脸,我这个人要么就不去做,要做就要做到最好。”叶晨回道。

“好小子,有这个心气儿就好,剩下的你不用管了,交给我就好,你就等通知吧!”周父面露赞赏的看着叶晨。

在原剧中,周小白和罗芸还有袁军就是留在了北京当兵,因为什么,不言而喻。至于周小白为什么不找自己的父亲为钟跃民说项,无他,钟跃民的表现实在是狗肉上不了宴席,让周小白无法在自己父亲面前为他开口。

周小白看着父亲对叶晨这么看重,心里也很欣喜,自己喜欢的人能够得到家人的认可,是一件让人无比开心的事情。

其实周母也已经认出了叶晨,当初在老莫,一家人聚餐的时候,无论是叶晨吹奏的曲子,还是后来他填词演唱的歌曲,都让周母这个曾经的文艺女青年倾倒,今天进门一打眼,周母就认出他了。

叶晨又和周父,还有吴老寒暄了片刻,然后起身告辞,临走的时候,周父还嘱咐他有时间常来家里坐坐。

今日的周家之行,让叶晨收获颇丰,最主要的收获是得到了一个参军入伍的名额,在这个时代这个名额实在是太弥足珍贵了,没见郑桐,钟跃民,李奎勇他们求而不得没办法,无奈的参加上山下乡的运动吗?连这些纨绔都求而不得,难度可见一斑。

回到家里,他先把这件事告诉了老叶,老叶是高兴的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提早打烊,去商店特意割了肉,回家犒劳儿子,让他多吃点好的。

叶晨看到这个世界的父亲忙忙碌碌的样子,眼睛有点酸,他从兜里掏出了早就准备好的五百块钱,塞到了老叶的兜里,给老叶吓了一跳,等掏出来看到是这么多钱的时候,更是吓坏了。

“娃啊,犯法的事儿,咱可不能做啊,这钱是哪儿来的。”老叶的表情罕见的有些严肃。

“放心吧,爸,我和奎勇还有长利,我们鼓捣了点营生,从乡下收一些他们嫌烫手怕惹祸的东西,回来转手卖给委托行赚的,这钱来的干干净净,你就放心吧,我去了部队,要钱也没用,部队里也没啥需要花钱的地方,倒是您,岁数大了,经常吃点好的。”叶晨动情的说道。

老叶拿着钱的手哆哆嗦嗦,只见他拿着钱进屋,在妻子的遗像前,泣不成声:

“花儿啊,儿子有出息了,知道往家里拿钱了,而且马上就要去当兵了。”

叶晨的眼眶也湿润了,他也没再多说什么,在遗像前,给母亲上了柱香……

吃过了晚饭,他起身出了门,去了小混蛋的住所,从打开始不再瞎混,认真的干叶晨交代的营生后,小哥俩关系近到了不行,几乎每天都在一起,一对好基友。

进了小混蛋家的院子,推门进了屋,小混蛋和李奎勇正在烫脚,看到叶晨来了,热情招呼。

“六哥,这么晚您怎么来了?是有什么事儿要交待吗?”小混蛋问道。

“经过别人介绍,我要去当兵了,过一阵子就走,走之前有些事儿要交待你们去办。”叶晨说道。

“六哥你说,我们一定给您办好。”

叶晨拿过随身带着的皮包,从里面点出了四千元钱,对二人说道:

“明儿个,你们哥俩去东城区,或者去西城区逛逛,看看有好的四合院就买下来,咱们仨一人一套,这些钱应该是足够了。”

小哥俩虽然有些不解,但是也没多说什么,六哥交待的活儿干就完了,多了也不用问,反正也不会害了兄弟俩。

“好的,六哥,明儿个我和奎勇我们俩就出去找院子去,您就放心吧。”小混蛋说道。

“等买完了院子,我去找人帮忙过户,这些手续什么的,你们就不用操心了。”叶晨说道。

说完叶晨又从皮包里拿出了两千元钱,然后说道:

“我这一去,还不知道要多久,加上前阵子给你们的,应该是够你们生活一阵子的了,我家老爷子岁数大了,身体也不好,我没敢给他留太多的钱,怕给他招灾惹祸,你们在我不在的时候,有时间多去帮衬一把,这情六哥都会记在心里。”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