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1 / 1)

加入书签

点此阅读小说

甘虹恨恨的看向了余欢水,然后说道:

“余欢水,你别后悔!”

“好走不送。”叶晨看都没看这个老女人一眼。他可不是舔狗模式的余欢水,为了舔甘虹,无所不用其极,为了哄那个心机婊开心,母亲临走时留给他的过河钱,被这个软到了极致的社畜拿来给甘虹买车。

哪怕是到了生命的最后时刻,还在负担着房贷,儿子的生活费,补习费。哪怕是抓到了公司领导的小辫子,想的也是从他们那里多讹点钱给儿子留一套房,这是个用生命在跪舔的男人,他已经没了哪怕一丁点男人的血性。

甘虹看到余欢水这边吃了秤砣铁了心了,彻底的慌了,自己这时候离开了这个家,唯一的结果只能是一个—净身出户。甘虹换了副面孔,在叶晨的身边坐下,然后开始施展起她的独门绝技,婊功。

“水啊,咱们夫妻这么多年,我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而且我怀胎十月历经痛苦才生下了余晨,你不能这么对我!”说完做出一副泫然若泣的模样。

叶晨嘴角挂着一丝冷笑,如果真是余欢水的话,可能这个舔狗还就吃你这一套,不过现在你可是打错了算盘。

“都是本地的狐狸,甭跟我玩什么聊斋,这个家你做过什么,除了把余晨生出来了,你好像没管过什么吧,而且现在还不能确定叶晨到底是谁儿子呢,我可不想帮别人拉帮套。说真的,如果没有今天车里的这一幕,可能我还不会下定决心,你也能继续当你的寄生虫,每天穿着你的a货招摇过市,有空的时候还能附庸风雅的装作高档人群,去泡个吧,做个spa。

所以呢,甘虹,别在我面前摆出这副恶心的嘴脸,你现在的样子就是恶心他妈给恶心开门,恶心到家了。收拾好你的东西,赶紧滚蛋,别再消磨我的耐心,剩下的事情,我会找律师和你谈。”叶晨轻蔑的看着甘虹,语速不急不缓的说道。

“这个房子也有我的一半,你凭什么让我滚蛋,要滚也是你滚,我还要带着孩子呢。”甘虹这边是打算将不要脸进行到底了。

“你还真是被打脸没够啊,你说这房子有你的一半,那么我问问你,你是交了房子的首付了?还是婚后还过一分钱的房贷了?你的钱用来干什么了自己心里没点b数吗?都拿去养汉了吧?

所以呢,别再无谓的纠缠了,这个官司打到哪里你都没有赢的可能,别让自己丢人了,遮羞布都没了还强撑什么。我只问你一句话,滚不滚?”叶晨眼睛微眯,看着甘虹。

甘虹心知自己一旦走出这个家门,事情将会朝着不可预知的方向发展,此刻的她装聋作哑,对于叶晨说的话当是没听见。然而她万万没想到叶晨一把掐住了她的脖梗子,把她拎了起来,朝着门外走去,她感觉自己都上不来气了她都还没来得及挣扎,就被叶晨好像丢垃圾似的扔在了门外。

然后叶晨把目光看向了余晨,都已经撕破脸了还掰扯那么多干嘛?儿子被甘虹这个心机婊熏陶的都开始看不起自己的父亲了,对他还有什么可客气的。

在电视剧里余晨成了甘虹的挡箭牌,一切都打着为孩子好的旗号,就连余欢水拿命换来的一百万,这个女人都在觊觎。

道德绑架这个女人最擅长了,余欢水要是不把遗产留给余晨,他就混蛋,小气,记仇,没有爱心没有担当。

现在这个女人就别想了,按照网上的一句流行语说的那样,没有哪个男人会愿意别的男人睡着自己的老婆,住着自己的房子,打着自己的儿子的,有多远滚多远吧。

余晨畏畏缩缩的跟着妈妈离开了,他从没见过爸爸的这副模样,今天的一幕刷新了他的三观,此刻他看向自己母亲的目光,都带着一丝的鄙夷,从刚才的对话他知道了是母亲背着爸爸有了别的男人,还牵连到了他……

星期天的早晨,叶晨正在睡懒觉,突然被楼上刺耳的动静惊醒,他抬头看了一眼,然后换了鞋,来到了楼上,两个装修工人正在拿着风镐破着地面。

叶晨和他们交涉无果,就在这时业主带着一个打扮妖冶的女子进了屋,无视了他们的存在,在屋子里比比划划的吹嘘着。

叶晨一巴掌拍向了业主的肩膀,拍了业主一个趔趄,业主回过头来问道:

“你谁啊?”

“我是你楼下的住户,你们周末装修,影响到我休息了,已经扰民了,希望你们可以停止!”叶晨一字一句的说道。

业主扒拉下了自己的墨镜,用眼白看了叶晨一眼,然后说道:

“你能不能好好说话?”

“你想听我怎么说?”叶晨玩味的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

“你是没挨过揍是吧?”业主耍起了青皮,伸出手来要抓叶晨的衣领,被叶晨抓住了手臂轻轻一扭,痛的他跪在了地上,叶晨往上抬了抬胳膊,然后说道:

“跟你好声好气的说人话你听不懂是吧?”

业主这时气急败坏的对着那两个装修工人说道:

“你们就在那儿看着啊,还不来帮忙,不然扣你们工钱!!”

“话怎么这么密呢?不能消停一会儿吗?”说完叶晨直接卸了他的手臂,让他处于脱臼状态,然后一把掐住了他的腮帮,用了个巧劲,这货的下巴也垂了下来,嘴里支支吾吾的再也说不清楚什么了。

这时一老一年轻的装修工人听到老板的哀嚎,也聚了过来,要给叶晨一个好看。因为这个眼镜男耽误自己的工期和薪水,一定要他好看!!

然而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没过一会儿,两人都被叶晨给弄得胳膊下垂,疼的发出惨嚎。这时业主带来的那个妖冶女都看傻了,这尼玛三个大老爷们都没按住一个眼镜男,画风好诡异。

叶晨玩味的看着那个风尘女,然后说道:

“你不打算报警吗?”

“哦哦。”风尘女拿出了手机拨打了110。

没过多大一会儿,楼道传来了电梯开门的声音,叶晨走到了三人跟前,抓住了胳膊,简单粗暴的给他们推了上去,疼的他们冷汗都下来了,发出了杀猪般的动静。

派出所的民警刚出电梯,就听到了非人的惨叫,心里一惊,赶忙循着声音找了过来,进屋就看到三人坐在了地上,满头大汗,疼的龇牙咧嘴。

“怎么回事?刚才谁报的警?”一个民警开口问道。

“我报的警我报的警,警察同志,我要举报,这个家伙进了我屋,不由分说就袭击我们。”户主抢先开了口。

“你是说他一打三,把你们打倒在地?”民警审视的看了眼叶晨,这就是个社畜,带着眼镜,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怎么都不像是一个暴力分子啊。

这时叶晨接过了话头,对着疑惑的民警说道:

“警察同志,是这么回事,我周末正在家休息,结果他们不管不顾,在楼上用风镐作业,严重影响到了我的休息,我来到楼上找他们协商,希望他们停止扰民。

结果他们反倒恶人先告状,对我进行碰瓷,拨打了报警电话,非说我袭击了他们,其实是他们三个对我进行了殴打,不信你看。”说着叶晨掀开了裤腿,肉眼可见的淤青摆在了那里。

对面的两个装修工人和户主都傻了,风尘女也在风中凌乱,这货也太无耻了吧,编起瞎话来都不打草稿,还要不要点脸了。

“警察同志,你别听他胡说,事情不是他说的那样。”户主急忙解释道。

“警察同志你看啊,风镐还在那里摆着呢,不信你去楼下问问,是不是他们从早上八点就开始扰民。”

民警被两伙人吵的头都大了,打了个暂停的手势,然后说道:

“你们确实涉嫌扰民,至于你们两伙的纠纷,很好解决,去公安医院验伤吧!到时候自然一目了然。跟我走吧。”

“警察同志说得对,我们一定要以法律为依据,事实为准绳。”叶晨一本正经的附和道。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