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领证(1 / 1)

加入书签

点此阅读小说

“其实你们这件事事情败露只是早晚的事儿,不取决于任何人,我只不过是让赵觉民和魏广生提前难受罢了。

你知道纸是遮不住火的,假电缆一旦投入使用,唯一的后果就是线路全部瘫痪,对于这种事相关部门怎么会纵容,绝对不会姑息,必然是一查到底,你觉得以那两个人的揍性谁会甘愿当这只替罪羊?所以到时候我没猜错的话,只有一个结果,你们三个都会获罪,只不过你应该是罪行最严重的那个。因为你一直在中间承上启下,往你身上栽赃陷害简直不要太容易。”叶晨帮梁安妮理性的分析着。

“欢水,那你说我到底该怎么办?”梁安妮心中的那根防线彻底被击垮,此刻的她慌的没了主意,朝着叶晨开口问道。

“趁着现在事情没有败露,还未酿成严重后果,主动去公安机关自首,这样你才算是摘出来了,倒霉的就只会是那两个家伙,这时候绝对不是仁慈的时候,要不然到最后让这两个人对你反扑,等你出来的时候,你肯定已经成了名副其实的老太婆了。”叶晨摩挲着梁安妮靠在自己胸前的脑袋柔声说道。

梁安妮惨然一笑,然后说道:

“我好舍不得你,刚和你好这么几天,我就要进去了,等我出来的时候你肯定已经成了别人的丈夫了。”

叶晨掰过了她的肩膀,正视着她那姣好的面容,严肃的说道:

“我敢向你保证,余欢水的新娘只会是你梁安妮,你敢嫁我就敢娶。这样吧,我这边离婚手续也办的差不多了,明天你晚点去公司,我也请个假,估计赵觉民这个王八蛋这时候也不敢为难我,我们明天一早直接就去把证领了。”

梁安妮没想到叶晨会说出这样的一番话,有无数的人惦记着她的身子,却都只是把她视作玩物,她也轻松自如的虚以委蛇,从中获取自己想要的,只有眼前这个男人让自己把感情投入到了其中,而他也确实没有辜负自己。

梁安妮把头埋在叶晨的怀里,失声痛哭,哭的像是个小女孩。叶晨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然后说道:

“傻丫头,别哭了,要不然明天眼泡肿了,咱俩这结婚证上的照片可就难看死了。”

梁安妮让他一句话逗的险些岔气,轻轻锤了一下叶晨,小声嘀咕了一句:

“坏家伙。”

“好了,去洗洗脸,然后睡吧,明早去你那里拿了户口,咱们就去把证领了。”叶晨表情坚定的说道。

梁安妮点了点头,然后起身去了卫生间,洗了把脸,看着镜中的自己,只觉得自己此刻的心里暖暖的,有这样一个真诚待自己的男人不亏。

就像梁安妮自己说的,谁刚踏入社会的时候不是冰清玉洁的?只是社会不允许我们单纯,傻白甜注定是会被淘汰的。

相比于甘虹的自私利己,栾冰然的虚伪不真诚,那么梁安妮就是真实、复杂且无奈的一个人,从几个细节就可以看出。

第一:余欢水知道徒弟从梁安妮那顺了两份礼品后,就想要以采购价在公司买两份,此时的梁安妮并没有故意刁难,可以白拿。

第二:余欢水老爸去公司无理取闹,其他人都是看热闹,反观她的表情是严肃的。

第三:余欢水假装拿硫酸,在车中逼梁安妮说出三人勾当离开后,梁安妮突然哭了,在听从魏总和赵觉民的话,干了那么多身不由己的事情后没有哭,哪怕有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谁又会在只剩下一个人的时候突然潸然泪下呢?而她又多像是女版的余欢水呢?所以如果要给余欢水找一个伴侣的话,梁安妮绝对是最佳的选择。

在原著小说里,余欢水是梁安妮在公司里唯一的有意无意示好的人,为什么?在他人眼里,余欢水怂包,软蛋,在梁安妮眼里,她看到的是这个男人为了家庭,甘愿放弃自己的一切,包括尊严,这无疑是一种担当,也是魏广生和赵觉民身上所不具备的。但凡是有个依靠,谁愿意出卖自己的尊严。

第二天一早,叶晨做好了早餐,叫醒了梁安妮,两人吃过早餐,拾掇利索,然后出了门。

二人驱车来到了梁安妮的住处,叶晨在楼下等着,没有上去,梁安妮上楼拿了户口本,二人直奔民政局。

到了民政局,办结婚手续的人诧异的看了眼叶晨,心说这家伙动作够快的,前脚办完了离婚手续,后脚就来领了证,神效率啊。

看着结婚证上二人的合照,梁安妮像是偷吃了蜂蜜似的,笑的合不拢嘴,然后才看到她说道:

“老公,等一下,我们有件事忘了。”

叶晨狐疑的看了她一眼,然后问道:

“什么事啊?”

“咱们先去做个财产公证,这样到时候我进去了,没收个人财产的时候才不会连累到你。”梁安妮看着叶晨真情的说道。

叶晨也看了一眼身边的女孩,是的,只有这一刻她才像是一个女孩。然后叶晨点了点头。

到了公司,叶晨直接从赵觉民手中接手了地铁站那个项目,这时候的赵觉民还没意识到,有张大网已经张开,在等着他和魏广生的落网。

梁安妮拿着叶晨给她的出货单和那个u盘,来到了市局,主动投案自首,把事情的始末交代的明明白白,说当时赵觉民用工作来胁迫她,让她去找的魏广生,然后三人合谋促成了此事,最后她抵不住良心的谴责,主动选择了自首。

市局最后三方出动,同时直奔造假工厂,魏广生和赵觉民的办公室,同时抓捕,以免消息外泄,导致犯罪嫌疑人逃脱。

“赵觉民(魏广生),你现在涉嫌制造,出售假电缆,请跟我们回去调查,这是逮捕令!”

当公安机关到来的时候,两人都是一脸的懵哔,他们做梦都没想到会这么快落网,还在商量着对策,琢磨着怎么对付余欢水,却没想到已经被釜底抽薪了。

弘强公司乱做了一团,这可不是小事,三个领导层,被抓了两个,另一个也不见了踪影,人心惶惶在所难免。他们还不知道的是,其实是三个都已经身陷囹圄了,梁安妮是第一个跑出去自首的。

“瞧瞧你们那惶惶不可终日的熊样,没了领头的你们就乱成这个样子,要知道我们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大公司,总公司在知道事态之后必然会有新的调度,现在这时候不好好的表现自己,反而跟个丧家之犬似的,你们只配等待新的领导接手后的裁员。”叶晨看着眼前乱哄哄的景象实在是头疼,情不自禁的骂了几句。

“余欢水,你特么充什么大个,哪显着你了,你还骂个人了。”有不服气的立刻还嘴道。

啪,一记耳光的响起,让刚才还乱哄哄的办公室瞬间安静了下来,被打的人原地转了个圈,然后栽倒在地,这时叶晨的声音响起:

“骂你?你特么再在我面前跟个跳蚤似的乱蹦,我把你屎都给你打出来,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造粪的机器,说的就是你这种人,不想干就卷铺盖滚蛋,再在这里制造负能量我弄死你。”

办公室内的众人噤若寒蝉,没人再敢出声,这时只听叶晨接着说道:

“地球离了谁都照转不耽误,手里有单子的该怎么忙还怎么忙,没单子的消停眯着,谁再敢瞎蹦哒,你考虑一下你病娇的身体能不能承受我一顿捶吧,一群烂泥扶不上墙的烂人,啐!”

出院一段时间的吴安同一直没什么新的工作,因为以前的客户都被叶晨接手了,他这边闲的很,刚才看到有人对叶晨起刺儿,他本来还挺高兴,没想到战斗力弱的一比,直接就被叶晨一巴掌拍灭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