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布局(1 / 1)

加入书签

点此阅读小说

叶晨要给李伯涵挖坑,第八局行动处长李伯涵,在几个处长中,能力最强,野心也最大。

李伯涵主要做了以下几方面工作:一是木马计划,二是追查第八局内部红党卧底,三是追踪红党水手组织,四是颠覆第八局,扳倒局长谭忠恕,获得木马的指挥权。

木马计划是一个训练加潜伏的计划,由李伯涵一手执行。在上海以东八十海里的小岛nc5上面,培训了300名特工。

不仅仅让这些人掌握爆破、暗杀、发报等常规特工应知应会的内容,还教给他们各种各样生产技能,使他们能够进入工矿企业工作,顺利潜伏下来。可以说,在1年多的时间里,完成300名特工的培训工作,是件很不容易的事,而李伯涵恰恰做到了。

追查第八局内部红党卧底,李伯涵也参与其中,并起了很大的作用。亚新饭店枪杀案,李伯涵勘察现场之后,认为杀手身上有枪伤,这一点也是最接近事实真相的。

后来电讯处长孙大浦查从局长办公室打出的98266电话进入死胡同,也是李伯涵提醒孙大浦,可以进行逆查,看看这个电话,是不是打到了齐佩林那里,打到了刘新杰那里,马蔚然那里等等。可见,李伯涵的思维多么活跃。

追踪水手组织,更是李伯涵的拿手绝活。周汉亭是李伯涵利用大数据分析,一步步筛选条件找到的。爆破手毕玉海的藏身范围,也是李伯涵找到的。董乾坤的真实身份,还是李伯涵通过大数据分析找到的。在跟踪这点上,李伯涵确实牛。

能力强的人,同样野心也大。李伯涵不甘心自己辛辛苦苦训练出来的300名特工,交给谭忠恕指挥。客观上,国党上层要裁撤军事情报机构,第八局首当其冲。这时候,李伯涵联合法务部次长欧阳秉耀,趁机扳倒谭忠恕,夺取木马行动指挥权。

奈何,李伯涵虽然能力强,但是人缘太差,因为他太过恃才傲物,第八局一个盟友都没有。最后,谭忠恕,齐佩林,孙大浦,刘新杰,一起指证李伯涵就是内部中共卧底。就这样,李伯涵无奈死去。

可以说水手组织大部分成员都是折在了李伯涵的手上,叶晨要给李伯涵编织一个杀局,让他不得脱身,要不然不知道会有多少自己的同志死在他的手里。

第一步,就是将亚新饭店杀人案的枪手往他的身上栽,当时叶晨之所以挪动了一下尸体,就是为了坐实他的枪手身份。

李伯涵觉得自己倒霉透了,当他通过自己在八局的内线收到消息,他意识到这对自己而言是一个机会。当他秘密往回赶的时候,丝毫没有意识到他已经被人给盯上了。

李伯涵这边刚在码头下了船,正要去亚新饭店去勘探一番,没想到居然被人打了黑枪,枪手一枪打在了他的左臂,子弹擦着左臂划过,造成了撕裂伤。李伯涵依靠自己的战术素养,躲避着枪手进一步的攻击,然而让他奇怪的是,这个枪手打完这一枪以后,就此销声匿迹了。

李伯涵第一时间联系了马蔚然,让他帮自己进行了包扎,然而他没想到的是,从他联系马蔚然的那一刻起,一切事情将走向另一个未知的轨道。

叶晨因为推开了谭忠恕对他的委派,坚决不接触任何情报,整个八局反而只有他显得无所事事,不是在活动室打打台球,就是跑到齐佩林那里坐坐,看着他忙成了狗,还在一旁幸灾乐祸。

“臭小子,你就整天看热闹是吧,我这里都要忙飞了,你倒好,天天玩你那个破数独,那玩意儿有什么好玩的?”齐佩林看着叶晨那悠哉悠哉的模样就气不打一处来。

“不然呢,你要我怎样?整天跟在你屁股后头追查你在我那里支出的每笔款项的落实情况?那你岂不是更头疼?”叶晨一脸坏笑的看着齐佩林。

“。。。”齐佩林一时语塞。真要那样的话,他还哪里有油水可以捞,这个混蛋什么都门儿清,他是故意调侃自己。

“行了,瞅你那死出,实在忙不过来,去行动组借人啊,何必死要面子活受罪。李伯涵那些人闲着也是闲着,屁事儿不干还领着饷。”叶晨漫不经心的说道。

“你快别跟我提李伯涵那些地痞流氓了,他们办事儿太糙,别的不提,就说牙科诊所那些嫌疑人,哪个不是有头有脸的,得罪了哪个我都担不起。”齐佩林发着牢骚。

“这话还真说到点儿上了,别的不说,我还就知道一个。”叶晨说道。

“哦?你知道哪个人的底?”齐佩林来了兴趣。

“苗定纬,这个家伙就是一二世祖,对面要是能用他这种废物,早被咱们收编了。”叶晨若无其事的说道。

“哦?难不成这个家伙有什么特殊背景吗?”齐佩林问道。

“国党法务部次长欧阳秉耀的表弟,这一条够不够?”叶晨抬眼看了看齐佩林然后淡然说道。

“你的意思是?”齐佩林试探的问道。

“你,我,大浦,咱们三人是老谭的拥趸,这是毋庸置疑的,所以现在这种敏感的时刻,千万别给老谭招灾惹祸,这个欧阳秉耀我托人打听过,这个王八蛋睚眦必报,要是因为他这个表弟让他记仇了,咱们只是底下干活的,倒霉的,背锅的只能是老谭,我这么说你明白吗?”叶晨给齐佩林剖析道。

齐佩林本身处事就非常的圆滑,只是有时候不够稳重,但是如果把问题给他说到点子上,他还是能听得进劝的。只听他说道:

“那新杰你看这事儿该怎么办?”

叶晨微微一笑,然后开口说道:

“这件事先别告诉老谭,老谭做事太不圆滑,你这样,先把苗定纬当成金鱼给养在鱼缸里,咱们看着他尽情的扑腾,放心,他翻不起多大的浪,哪怕是最后他玩炸了,也是欧阳秉耀出来给他擦屁股,跟咱们没关系。

还有个消息我忘了跟你说了,上级准备裁撤情报机构,八局首当其冲,你这么精明,剩下的我不说你也知道该怎么办了!真处理了这个苗定纬,到时候欧阳秉耀绝对会去上面扎针,这时候咱们三人和老谭一个派系,绝对是坐冷板凳的那个,我有个哥们儿告诉我李伯涵这个王八蛋和欧阳秉耀私下走的挺近,就不用我再多说什么了吧。”

齐佩林一脸的震惊,叶晨刚才的话里信息量太大了,他一时都没消化过来,他万万没想到局里最游手好闲的人对一些问题看的这么透,而且居安思危,把方方面面都品的非常的透彻。

“行了,不跟你胡扯了,省的你说我整天游手好闲,我回去睡一觉,坐等下班。”说着叶晨把报纸挂在架子上,然后伸了个懒腰,准备离开,被齐佩林叫住,只见齐佩林从柜子下面拿出了一箱酒,推了过来。

叶晨笑着用手指了指他,然后搬着酒往外走,齐佩林在后面说道:

“有空常来我这里坐坐。酒喝完了过来拿啊。”

叶晨回头笑着对齐佩林说道:

“不嫌我游手好闲啊?”

“嘿,你这个臭小子还真记仇,我还想游手好闲呢,也得有这个本事才行啊。”齐佩林笑着回道。

齐佩林看着叶晨走出了门,对于叶晨刚才说的话,他深以为然,现在这个局势,很多的事情都要未雨绸缪,要不然到时候真的会抓瞎。而且得过且过谁还不会啊,不能给李伯涵那个王八蛋以可乘之机,让他爬上来了,这些弟兄不会有一个有好果子吃的。

至此,叶晨在齐佩林这里埋下了李伯涵有野心的种子,平常时还看不出来,一旦李伯涵有任何的异动,这颗种子就会开始发芽,到时候自然会有人给他添堵。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