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验验成色(1 / 2)

加入书签

点此阅读小说

第二天,军情八局的各位处长济济一堂,来到了会议室,准备开会。孙大浦和齐佩林到的最早,两个人正在聊天打屁,军情八局医务处处长马蔚然推门而入。

“今天的会议有我吧?”马蔚然开口问道。

齐佩林和孙大浦站起身来迎接马蔚然,齐佩林开口问道:

“你收到通知没有啊?”

“通知我倒是收到了。”马蔚然握着门把手微笑着答道。

“哎呀,通知了你就是有你嘛!来来,坐坐坐!”孙大浦热情的招呼道。

正在这时,叶晨来到了门外,开口对着堵在门口的马蔚然问道:

“你进去还是出来啊?”

“我进去。”说着马蔚然拎着自己的公文包进了会议室。一群处长开始了会前的聊天打屁。

叶晨来到了齐佩林和孙大浦的旁边,开口说道:

“你们猜我看见谁了?”

孙大浦有些疑惑的看着叶晨,然后开口问道:

“你看见谁了?”

“我看见李伯涵了。”叶晨看着孙大浦答道。

孙大浦收敛起了笑容,任务可以开始了。齐佩林自从上次叶晨在他办公室跟他谈过话,他在心里深以为然。他利用自己的关系,在各个码头早就安排了自己的兄弟,这个阴阳怪气的家伙绝对不能让他有任何的异动,他一旦敢炸刺,必须第一时间扑灭,让这种人上位,他们几兄弟谁都不会有好日子过。

孙大浦对这个阴阳人也没什么好印象,提到了李伯涵,他也开始发起了自己的牢骚:

“我跟你们说,这个家伙真是太不合群了,你说这好几个月不见,回来了也不过来跟哥几个打个招呼。没特么人味儿。”

“可能局长找他有什么要紧的事吧。”马蔚然笑着在旁边打着圆场,这个瘾君子每隔一段时间就从他这里拿些杜#丁,马蔚然从他的手里拿了不少的好处,这个时候当然要为自己的金主找补几句。

叶晨手拿着酒壶,靠在会议室最里面的沙发上看着孙大浦和齐佩林互相的发着牢骚。原剧里李伯涵最后身首异处不是没原因的,只凭他在八局里的人缘这么臭,就是取死之道。

八局里的这些个处长,哪个也不是好相与的,一个个插上毛比猴都精,任你李伯涵再有本事,业务能力再强,光杆司令一个,也是白搭。正所谓一个好汉三个帮,最后谭忠恕能够绝地翻盘就是最好的例证,没有孙大浦和齐佩林鞍前马后,谭忠恕也免不了惨淡收场。

过了没一会儿,李伯涵进了会议室,对着马蔚然说局长有请,让叶晨心中一动,玩味的看着李伯涵。昨晚李伯涵和谭忠恕在亚新饭店邂逅,他不相信李伯涵会淡定的下来,正因为他的业务能力强,所以一定可以发现,这是对他的栽赃!

这时老谭的出现,势必会让他露出些许破绽,最深藏不露的就是谭忠恕,这个兄长城府极深。看来老谭已经对李伯涵起了疑心,要通过马蔚然的这次体检,看看马蔚然是不是和李伯涵是一伙的。

自己这边也该加快步伐了,马蔚然必须抓紧送出去,要不然一旦谭忠恕认定他和李伯涵是一伙的,他再想走就走不了了。而且马蔚然一旦走了,往李伯涵身上泼脏水也更加的顺理成章了。

谭忠恕的办公室内,马蔚然在向谭忠恕进行着汇报:

“昨晚一个晚上,我把局里所有的伤员都查了一遍,从十六号凌晨算起,受枪伤的一共十个人,每个人的伤我都亲眼看了,您说的由手枪近距离造成的贯穿伤或擦伤,没发现。”

谭忠恕暗暗嗤笑,你没发现,我发现了。只听他开口问道:

“除了那些伤员之外呢?”

“我现在能掌握的就这些了,您要我扩大范围吗?”马蔚然请示道。

“当然希望你扩大范围,不过有一个原则,一定要保密,能做到吗?”谭忠恕问道。这个马蔚然实在是太可疑了,在八局里,不止他李伯涵有眼线,谭忠恕自己也有,这里可是他的老巢。

手下人不止一次汇报过,马蔚然和李伯涵走的很近,他不相信李伯涵会冒冒失失的去地下黑诊所去看枪伤,最大的可能就是马蔚然帮他处理的。谭忠恕之所以要马蔚然去排查,就是验验马蔚然的成色,看看他到底是什么变的。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