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提丁三(1 / 1)

加入书签

点此阅读小说

谭忠恕沉吟片刻,开口说道:

“大家有什么想法都说说吧?”

三人沉默片刻后,齐佩林开口说道:

“必须把李伯涵控制起来,现在的他就像是病毒,谁也不知道这个人会带来多大的危害,不能再这样对他放任自流。”

“问题是怎么控制?这家伙滑的就像是一条泥鳅,不掌握确凿的证据,不说南京那边过不过的去,就是这个欧阳秉耀恐怕都不会善罢甘休,到时候我们就被动了。”孙大浦说道。

这时叶晨笑了笑,然后开口说道:

“那就把李伯涵连同欧阳秉耀一起钉死,把这个法务部的次长也给一起扳倒。只要他倒了,看看谁还敢动不动就要裁撤情报机构,想裁撤也要看看自己的牙齿够不够硬?!”

听到这里谭忠恕笑了,然后开口说道:

“新杰啊,这个欧阳秉耀可不是轻易就能扳倒的,这个人在南京的背景很深,关系网盘根错节,牵一发而动全身啊。”

“如果证实了他和红党有牵连,甚至是给红党提供帮助呢?在座的干别的不行,做这个可都是行家里手。还记得在盖斯勒牙科诊所抓捕的那些嫌疑人里有一个叫做苗定纬的家伙吗?

我怀疑他很有可能就是老谭之前提过的水手,因为按照李伯涵和欧阳秉耀的关系来推断,这个苗定纬出现在诊所实在是太过于巧合了,世上哪来的那么多的巧合,很多的巧合都离不开人为的安排。”叶晨侃侃而谈道。

众人听完叶晨的话以后,都陷入了沉思,如果这个苗定纬真的是那个水手的话,那么这个欧阳秉耀就算是浑身是嘴都说不清了。到时候在南京奏上一本,再托托南京那边的关系,钉死这个欧阳秉耀也不是不可能的。

“新杰你打算怎么做?我曾经派人跟踪过这个苗定纬,我发现这个人有很强的反跟踪意识,倒是可以确定他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如果他真的是那个水手,应该不会轻易的开口就范的。”齐佩林开口说道。

“让他开口交给我就好,我会让他知无不言的,只要你们把他给秘密逮捕,找个没人知道的安全屋,我来负责审讯,我会让欧阳秉耀背定这个黑锅的,相信我。”叶晨语气肯定的打着包票,移花接木能不能成功就在此一举了,自己的催眠大师技能也有了用武之地了。

“新杰,你确定能让这个苗定纬在最短的时间开口吗?留给我们的时间可是不多了。”齐佩林表情严肃的开口问道。

“我确定会让这个苗定纬开口,佩林这次你的人脉也要发挥作用了,我知道你在上层有自己的关系网,我希望这次你能不遗余力的促成此事,需要钱的话,先从总务这边的账上走,到时候让李伯涵去背就好,左右这个王八蛋虱子多了不怕咬。总之现在一切都以扳倒李伯涵和欧阳秉耀为主,这次我们要精诚合作,不然总务有再多的钱也是别人的的小金库,你说呢老谭?”叶晨用探询的目光看着谭忠恕。

谭忠恕赞同的点了点头,然后对着齐佩林开口说道:

“佩林啊,准备秘密逮捕苗定纬吧。动作要快,而且要隐蔽,不能让欧阳秉耀和李伯涵发现。”

齐佩林有些为难的挠了挠头,然后开口说道:

“可是这个家伙滑不溜手,上次我的人把他给跟丢了就再没见过他了。”

“我这里倒是有个人选,而且这个人恨李伯涵入骨,一定会很乐意接受这个任务的。但是我有个要求,希望你们能够答应。”叶晨开口说道。

“你说说看!”谭忠恕探询的目光看着叶晨说道。

“还记得以前李伯涵的那个手下丁三吗?这个人是一把好手,只不过因为没背景,被李伯涵给当成了替罪羊扔进了九曲桥监狱背锅,等待着执行枪决。如果我们能保他一条命,我相信他会很乐意送李伯涵上路的。敌人的敌人就是我们的朋友。”叶晨语速缓慢的说道。

“我知道这个家伙,他绝对是把好手,我曾经跟局长提过,但是没得到批准。他判的是死刑,还有一个月就执行了。”齐佩林开口说道。

“既然这样,新杰,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吧。”谭忠恕开口一锤定音。

“行,这件事宜早不宜迟,明天一早我就去想办法把他弄出来。”叶晨答道。

第二天一早,叶晨来到了九曲桥监狱,进入了关押丁三的牢房,丁三因为是死刑犯,手上砸着镣子,脚上支着撑子,蓬头垢面的靠着墙坐在那里定着,地上有两个铁环,锁在了撑子上,丁三是想站也站不起来,蓬头垢面的坐在那里。

“好久不见了,丁三。”叶晨开口问候道。

丁三翻起了他的那双没感情的死鱼眼,看着叶晨开口说道:

“刘处长,还劳烦您亲自送我上路啊?”

“这里挺养人啊,感觉你比以前变白了,皮肤也细了,怎么样,要不要和我出去晒晒阳光?走吧,跟我出来吧。”叶晨说道。

狱警打开了丁三的定位和撑子,丁三拎着手里拴在脚镣上的用草席搓成的草绳,跟在叶晨的背后,一步一步的往外挪去。

监狱的门楼里,叶晨在沪狱字684第79号转狱批准书上签了字,把丁三给提出了九曲桥监狱。狱警给丁三上了手铐,把钥匙交给了叶晨。由于长时间呆在阴暗潮湿的环境里,丁三用双手遮挡着外面刺眼的阳光,给眼睛适应的时间。

出了监狱以后,叶晨给丁三打开了手铐,然后从兜里掏出了一打钞票递给他,开口说道:

“去好好泡个澡,刮刮胡子,换身衣裳,再去吃顿好的,然后他们会带你来找我,吃归吃,别喝酒,我有事情要安排你去办!”

丁三颇有些意外,他本来以为八局派刘新杰来提他是为了秘密执行死刑,然而没想到会绝处逢生,他也清楚自己一定是还有利用价值,所以才会被提出来,不然不会有人对一个马上要执行枪决的死刑犯感兴趣。

算算自己身上,能被八局的人感兴趣的,也只剩下自己身上的一身专业技能了,在自己的领域,丁三无疑是出类拔萃的,也是有着绝对的自信,自己能不能继续的活下去,就全看这一次了。

丁三被一个八局的司机开车拉着,去日新池浴室泡了个澡,然后出了浴室来到了淮海路常熟路口的红玫瑰理发店理了理发,刮了刮脸,修了修胡子,然后来到了南京东路的豪华闹市区的魔都时装店,买了一套现成的西服。

正所谓人靠衣衫马靠鞍,这么一拾掇,丁三整个人都显得利索干练了很多。然后司机拉着丁三来到了一处安全屋内,叶晨已经在这里等候他多时了。

“品位还不错嘛,人一拾掇就是不一样,怎么样丁三,你想永远这么光鲜亮丽的在外面呼吸着自由的空气吗?”叶晨开口问道。

“那是肯定想啊,能活着谁愿意去死啊?!”丁三有些紧张的说道。

“现在有一个机会摆在你的面前,能不能抓住就看你自己了。”说完叶晨摸出了一张照片递给了丁三,然后开口说道:

“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务必在二十四小时里把这个人从魔都的地面上给我刮出来,你能从九曲桥出来我是冒了风险的,希望你能对得起我冒得风险,如果表现的好的话,我会考虑用特殊的手段让你不会再回到那个地方,你自己也应该很清楚,当你回去的那天,就是你离开世界的那天了,路在脚下,你自己选吧。”

丁三接过了苗定纬的照片,仔细的看了看,记住了他的一切面部特征,就好像是一台扫描仪似的,把这个人的一切特征都扫描进了大脑,然后开口答道:

“交给我吧,刘处长,绝对不会让你失望。”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