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偷梁换柱(下)(1 / 1)

加入书签

点此阅读小说

陆中庸用他的兰花指擦拭着额头上的汗,说话都喘着粗气:

“哈,文三儿,我正找你呢,你吃了吗?”

“你这是被狗撵了,咋喘成这个熊样了?”叶晨看着陆中庸笑着问道。

“哈,我跟你后面撵你撵的!”陆中庸接着说道,说完就觉得哪里不对,没等他反应过来,就听叶晨回道。

“哦,合着原来是我被狗撵了。”叶晨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

陆中庸这个气啊,这货嘴可真特么损,自己堂堂一个记者让他都给挤兑好几回了,自己容易吗?肋巴扇儿被那个花猫儿给撞的都骨折了,为了撵文三儿这货,这肺跟尼玛风箱似的,现在还一蹦一蹦的疼呢。

陆中庸有心扭头就走,可心里却实在是不甘心,因为这是个大料,整不好能让自己一朝咸鱼翻身,顺了顺气,陆中庸皮笑肉不笑的问道:

“废什么话,问你吃饭了没?”

文三儿说:“陆大记者,您问的是早饭还是午饭?要是问早饭我吃了,要是问午饭我还没吃呢,怎么着陆爷,瞧这意思您是要请客?”

陆中庸笑道:“你当我请不起?这样吧,中午我在‘会仙居’等你,请你吃炒肝儿怎么样?”

“瞅瞅你那抠搜的模样,也特么不嫌丢人,我都替你骚得慌。一个大记者平白无故请我吃炒肝儿,您倒是不嫌降了身份,不行,我丢不起这人,您该干嘛干嘛去吧,以后遇见了也别说认识我,忒寒碜了!”叶晨夹枪带棒的损道。

陆中庸好悬没被这货气的背过气去,你特么一个臭拉车的,请你吃炒肝还委屈你了不成?还真当自己是盘菜了?然而此时是他有求于人,没办法,只好放低态度问道:

“得,您是爷,爷,您说去哪吃咱就去哪儿吃成不?”

“我这也是怕您被别人笑话,您可是文化人儿,这要是传出去了,多跌份儿,您说是吧?这样吧,你去全聚德候着我吧,我忙完手里的活计就往那儿赶!”叶晨说道。

陆中庸眼前一黑,好悬没气背过气去,这货真尼玛不客气,哪儿贵往哪儿去,还要点脸不?吃白食的毛病还不少!然而话已经说出去了,也不好往回收,最后陆中庸一咬牙,心说大出血就大出血吧,都是为了消息,希望文三儿这夯货不会让自己失望,只见他开口回道:

“成,文爷,那我就全聚德候着您了,咱们不见不散。”

叶晨也没再搭理他,赶苍蝇似的挥了挥手,然后拉着车继续奔着朱茅胡同而去。

接到了裱糊王于庆同,把他送到了聚宝阁,叶晨趁着没事儿,在琉璃厂淘弄了一番,准备了一些材料,然后来到了自己的房间,自打上次跟肖建彪练过那么一回,陈掌柜对自己倒是客气的很,还给安排了一个单独的厢房。

忙活的差不多以后,叶晨把东西随手扔进了自己的空间里,就去全聚德赴约去了,也不知道几十年前的全聚德和后世的有何区别,作为一个老饕,今天有人请客,自然不能错过这次机会。

到了全聚德,陆中庸茶水都喝了四壶了,茅房都去了两趟,一看到叶晨来了,急忙喊过了伙计,然后对着叶晨说道:

“文爷,您看想吃点什么?这就去让后面准备!”

叶晨玩味的看了眼陆中庸,然后说道:

“陆大记者,一看你就是敞亮人,咱们也是难得一聚,这样吧,伙计,来配卤鸭什件、白糟鸭片、拌鸭掌、酱鸭膀四个凉菜,再来油爆鸭心、烩四宝、炸鸭肝、炒鸭肠四个热菜,至于面点就来鸭四宝烧麦、盘丝鸭油饼吧,咱也节俭着点儿,别点什么大菜了,忒浪费,顺带温壶好酒。”

伙计眼前一亮,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啊,没想到这位穿着打扮不怎么样,可真是位明白的主儿,对于本店的招牌菜那叫一个如数家珍,伙计急忙应道:

“得了,这位爷,这就给您置办去。”

陆中庸好悬一口老血没吐出来,恨不得狠狠地抽自己一个大嘴巴,让你嘴贱,还请文三儿吃饭,这尼玛这个月剩下的日子给咋过啊?就在这时听到叶晨朝着陆中庸开口问道:

“怎么样?陆大记者,您看够不够?不够您再点点什么?”

此时的陆中庸脸上的笑比哭还难看,急忙说道:

“够了,这就够了,咱别浪费。”

叶晨点了点头,没在多说什么,等着陆中庸开启下文。过了没多大一会儿,菜就上全了,摆了一大桌子,陆中庸唯恐自己吃亏,这尼玛可都是钱,赶紧多吃点儿吧,这个月还得吃半个月土呢,先给肚子添点油水儿!

然而没过一会儿,陆中庸惊奇的发现,自己这么忙三伙四的招呼,竟然没有叶晨吃的速度快,也没觉得他快在哪儿,桌上的菜不知不觉就没了,自己还没吃几口呢,别提多郁闷了。

吃饱喝足的叶晨,抹了抹嘴,这年月也没个餐巾纸,他用马褂擦了擦嘴,然后就听他开口说道:

“陆大记者,吃饱喝足了,还真舒坦,你要是没什么事儿,我可就走了。”

“行啊,文三儿,吃饱了喝足了就想走,跟我这儿逗闷子呢不是?”陆中庸气的牙疼,宰了自己这么一顿,然后抹抹嘴儿就想走,还要不要点儿脸了。

“怎么着,陆爷,你还有什么指教?”叶晨意味深长的看着陆中庸说道。

陆中庸不再兜圈子,直截了当地问道:

“我想知道你们陈掌柜把《兰竹图》卖给了谁,卖了多少钱?”

“您想的还挺多,这可是商业机密,您现在做的事可不地道,这是在刺探商业机密!”叶晨似笑非笑的看着陆中庸,然后开口说道。

“文三儿,你少来这一套,你看看这个,看仔细了。”陆中庸不慌不忙地将一块银元放在桌子上。

“陆爷,你当我是三岁孩子?没吃过还是没见过?叫你声爷还真特么拿自己当爷了?也不撒泡尿照照,跟我玩这套,你还油滋拉发白——短练!”叶晨嘴角上扬,冷笑着看着陆中庸。

陆中庸站起来:“文三儿,你小子根本就不是个做买卖的料,钱摆在那儿你都挣不上,我教你一招儿,你听仔细了,世上凡事都有大有小,都有个价儿,一只蛐蛐儿再好也卖不出鹰的价儿,十只‘老西子’也顶不上一只‘百灵’。我要问你的事儿只值两块钱,多一个子儿没有,你要不想挣这两块钱就明说,我扭身就走,别说这么多废话。”陆中庸说着便收起桌上的钱。

“您还是先别走,去把帐结了,我先走,咱回见吧。”说完叶晨也没给陆中庸反应的机会,拔脚就走,三晃两晃就出了全聚德。

陆中庸在后面气的直骂娘,正要起身去追,却被店小二给拦住了,早就盯着这桌呢,吃干抹净就想溜,姥姥!!!

出了饭馆的叶晨冷笑了两声,这孙子就欠规整,吃人饭不拉人屎,说人话不办人事儿的狗东西,怎么炮制都不为过,咱们还有的玩玩儿,别急。

时间眨眼就过,三天后,裱糊王于庆同把画就修复好了,看不出丝毫的修复痕迹,这就叫术业有专攻。

陈掌柜打了一宿麻将,睡着睡着冷不丁想起了这码事儿,急忙喊来了老侯,让他赶紧把画给佐藤英夫送去,还提醒他想着让佐藤验画,打回条。

这边的老侯叫上文三儿,就要奔着笠原商社送画去,突然肚子一阵翻江倒海,就想要出更,急忙叫住了叶晨,让他等自己一会儿,然后把画递到了他的手里,就急忙奔着茅房去了。

叶晨接过了画,瞅瞅四下无人,从楠木盒子里取出了真迹,然后把空间里自己做出来的赝品放进了盒子,检验自己技术的时候到了,看看佐藤英夫的眼光怎么样!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