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借花献佛(1 / 1)

加入书签

点此阅读小说

此刻的邵华阳不知道别人的感受,他感觉自己已经被这八杯酒给敬晕了,到了他的这个岁数,更能品味出这首歌里不一样的味道,他有些呆滞的看着台上的这个年轻人。

一杯敬月光,一杯敬朝阳。敬少年无忧无虑的时光。童年时期,早起与太阳打招呼,夜晚伴着月光入眠,生活是那样的无忧无虑且令人向往。这首歌用朴实的语言、简单的旋律去表达出自己心中所想也是因为他还保有一颗初心、保有最初的那份单纯。敬朝阳、敬月光、敬最初的自己。在现在这个浮躁的社会,又有几个人还能记得自己的初心呢?

一杯敬故乡,一杯敬远方,敬年轻敢于拼搏的自己。长大之后,为了追逐自己的梦想也免不了背井离乡。当年邵华阳刚到这座城市打拼的时候,遇到的挫折和坎坷又有几个人能知道呢?人们看到的都是他现在的成功,孰不知这些过往已经埋藏在他记忆的长河里,从未与人分享,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杯敬明天,一杯敬过往,敬中年踌躇满志的内心。邵华阳在中年之时再回看前面所走的路时,感受到的不是无尽的后悔而是对自己所有决定的认同,踌躇满志是他对未来自己的美好愿望。

一杯敬自由,一杯敬死亡,敬老年努力生活的我们。走到了生命这场旅途的结尾,对功名看得也没有那么的重了,过去的荣光也会逐渐消散,为自由敬一杯酒,感谢自由让他敢做敢想;为死亡敬一杯酒,感谢在世间完整的度过一生后,体面地离开。

此刻的邵华阳看着台上放下了吉他,向雅座走去的年轻人,有了一种知己的感觉,这个年轻人走进了他的内心,把他所有想要表达而没表达出来的东西,恰如其分的放进了这首歌里演唱了出来,这八杯酒让邵华阳醉了。

坐在雅座的林夏也呆住了,她听着叶晨在台上的演唱,再比较一下疯子那首所谓的“原创”,感觉自己唱的就是一坨米田共,拿来比较都是对这首《消愁》的侮辱。

此刻的林夏什么都不想做,她感觉听完了这首歌,浑身都软了下来,她只想紧紧的拥抱一下这个男人,他到底经历过什么样的打击才能唱出这种让人痛彻心扉的歌来。看着他朝着雅座走来,林夏不自觉的站了起来,随着叶晨的慢慢走近,林夏一步上前,紧紧的将叶晨抱在了怀里,想做就做才是她林夏的风格。

叶晨轻轻挣开了林夏的怀抱,用手推着她的脑袋,把她给推回到了座位上,然后开口说道:

“要点脸行吗?大庭广众之下占我便宜,还有没有点节操了?”

林夏翻了个白眼,然后开口说道:

“别得了便宜卖乖,是你占了姑奶奶的便宜好吗?你不知道我多受欢迎呢!”

叶晨嘴角划过了一丝不屑的笑容,然后开口说道:

“是啊,你可老受欢迎了,就连疯子那种烂货都对你弃如敝履,你咋有脸说出来自己是香饽饽的?梁静茹给你的勇气吗?”

林夏恨恨的看了眼对面的这个家伙,哪壶不开提哪壶,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就在这时一个服务生端了一瓶黑桃a走了过来,然后对着叶晨开口说道:

“先生,坐在那边那桌的朋友送了您一瓶酒。”

叶晨顺着服务生指的方向看了过去,不是别人,正是邵华阳,只见邵华阳举杯示意,叶晨笑了笑,也端起了酒杯,对着他示意了一下,表示感谢。

林夏不禁暗暗咋舌,作为酒吧的常客,她太知道这酒的价格了,一瓶就要好几千,她忍不住开口说道:

“这家伙够有钱的,你俩认识吗?”

叶晨摇了摇头,微笑着回道:

“不认识,第一次见面。”

“那他可真够大方的。”林夏不由得感慨道。

叶晨撇了撇嘴,心说要不是你在这里,他也许也会送酒,但是绝不会是黑桃a,这是在照顾你的酒量,送了瓶香槟,好在送了瓶金色的,要不然送瓶粉色的,那目的可就太昭然若揭了,他这是在借花献佛,叶晨开口说道:

“既然别人都送酒了,咱们也别勃了人家的好意,打开喝了吧。”

就在这时,肥四从酒吧门外走了进来,一眼看到了和叶晨坐在一个雅座的林夏,他当时就急了,赶忙跑了过来,对着林夏说道:

“林夏,你怎么和这个货在一起,你这是要喝酒吗?你压根儿就不能喝酒的,逞什么能?”

林夏并不是一个傻子,她明白程峰把肥四安排在自己身边的目的,只不过是一直没戳穿两人的小算盘而已,今天从叶晨这里得知了程峰冒认原创,借别人的歌来哄骗自己,让她的心里很受伤,再听过叶晨唱的歌以后,对于程峰的这种沽名钓誉的行为更加的鄙视,只见她开口说道:

“肥四,你整天呆在我身边的目的是什么,我心知肚明,回去告诉程峰,老娘鄙视他,现在不是他不甩我了,是我看不起他了,以后有多远就给我滚多远,拿着他的那些小套路去哄骗别的女孩子去吧,老娘跟他彻底掰了。”

肥四瞠目结舌的看着眼前的林夏,觉得她好像是换了一个人,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这时听到叶晨笑着开口说道:

“哎哟,不容易啊,林夏你一晚上总算是干了件正常的事情了,看来你是认清了某人的沽名钓誉,恭喜你啊!”

肥四在一旁怨毒的看着面前的叶晨,恨不得把他的嘴给撕烂,目光不经意的看到叶晨似笑非笑的眼神,瞬间清醒了过来,这个男人可不是他能招惹的起的,他跟疯子炸毛,疯子还会手下留情,落到这个男人手上,自己指不定成啥德性呢。

“那当然了,老娘本身就是个文艺青年好吧,要不然也不会被疯子这货骗了这么久,还每天喜滋滋的唱着他“写的”歌,自鸣得意呢,谁会想到是这个结果?脸都让他给丢尽了!”林夏眉目中充满了厌恶的情绪。

叶晨仔细的分析过林夏这个人,正常来讲一个女人是根本不能允许自己喜欢的男人朝三暮四,跟别的女人不清不楚的,而剧中的林夏却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放纵疯子的这种行为,说白了就是骨子里文艺青年的东西在作祟,她不但没认为这有什么不妥,反而认为这是有才情的男人的正常社交,就好像徐志摩那样。

然而当今天叶晨直接撕开了疯子的这层伪装,顿时让林夏的心里构筑的那个世界瞬间的崩塌,自然而然的对疯子这个人厌恶的紧,对于疯子的这个狗腿子自然也是不假辞色。

叶晨屈起了中指对着林夏的额头又锛儿了一下,痛的林夏拼命的揉搓着额头,然后就见叶晨开口说道:

“女孩子家家的,跟谁在这儿张嘴老娘闭嘴老娘的?再让我抓住,我还打你脸你信不信?”

肥四吃惊的看着二人的互动,看到叶晨敲击林夏的脑袋,他都不禁感觉到肉痛,然而更让他吃惊的是林夏对叶晨的态度,只见林夏怯怯的看了叶晨一眼,然后嗫嚅着说道:

“好嘛好嘛,我以后不敢了。”

肥四感觉自己的心经过零下四十度的冰冻,然后被狠狠地摔在了地上,摔成了碎渣渣,还没等他伤春悲秋,就听叶晨开口说道:

“看热闹看了这么久了,你怎么还不滚蛋?没看到我们要喝酒了吗?难不成你是个傻子?”

肥四定定的看了一眼叶晨和林夏,没再多说什么,打又打不过,嘴皮子又没人家利索,还在这里呆着干嘛,麻溜的走人吧。

肥四走后,林夏端起了酒杯,将邵华阳送的那瓶黑桃a倒进了被子大半杯,然后对着叶晨开口说道:

“本来我今晚挺烦躁的,听了你唱的歌让我开怀了不少,谢谢你!”说完一饮而尽,然后不过五秒,倒在了桌子上。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