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五章 隆武元年(1 / 2)

加入书签

点此阅读小说

“你们为何非要逼我做这皇帝!”

陆四也急了,脸色通红,心下却是暖流股股:群臣如此拥戴,问世间,还有何人?

因深知殿中这一幕是要入史册的,所以陆四决意给后人留一个深刻印象。

只见他突然从殿上走下,环顾群臣,掷地有声道:“我的性子你们都是知道的,我既说过不会僭位,便绝不僭位,你们何苦如此逼我...我这就出宫去,敢有人拦我,我便一头撞死在这乾清大殿上,好让你们看看我的心迹!”

言罢,命侍卫统领陈威力前面开路。

“监国?!”

陈威力愣了一下,偷偷朝上级羽林将樊霸看了眼,樊霸眉头一挑示意照办,迅速明白,大步上前喝令群臣让开。

“监国!”

“殿下!”

“......”

群臣甚是着急,然监国毕竟是君,百官终归是臣,君臣有分,群臣并不好强行阻拦,只能起身跟在监国后面,一个个群情激动,难以自制,随在后面哭的哭、喊的喊。

最为激动的还当属前明宗室,一个个如丧考妣,似大顺监国陆闯王不做皇帝,他们这帮前明宗室便猪狗不如般。

混乱之中,礼政府侍郎冯铨却是悄悄的提前出了大殿,又有兵政府侍郎贾汉复紧随其后。

陆四这边一付毅然模样,头戴大绒帽,身穿天蓝箭衣,看着同当年的老闯王李自成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

群臣劝进不得,眼看监国竟是真的上马要出宫城,一个个更是急甚。

陆四也不理会群臣着急,翻身上马勒缰而行,亲军侍卫数百前呼后拥,至顺天门下,却有雷鸣呼号:“闯王做天子!闯王做天子!闯王做天子!”

陆四一惊,抬眼看去,但见顺天门前广场之上,上万将士跪伏在地,俱都是山呼万岁,请他登极的。

为首者赫然是他那从遵化赶回的侄儿广远,除广远外,驻防京畿的第三军提督贺珍及马科等若干将领也均在人群前面。

“伏请闯王顺天应人,登基称帝!”

广远同贺珍等将领上前再拜。

“伏请闯王顺天应人,登基称帝!”

上万将士又是齐声再呼,声震云宵,令得那在皇城上空盘旋的鸟儿始终不敢落下。

“这...”

望着随自己南征北战的将士们也是如此真诚劝进,陆四一时失语,近乎更咽,然却未应。

“闯王!”

眼见监国还不肯答应,竟有几十个第三军的将领当场卸甲解衣,露出满身伤疤跪在陆四马前。

为首那人大声说道:“大都督!你还记得末将了吗!”

“你是...阿福?”

陆四当然认得这人,正是那桃花坞随他起事的好汉子吴水福,如今也是积功升了旅帅。

“当年要不是都督带领大伙起事,末将哪能替惨死的女儿报仇!...这天下,都督不做天子,哪个还能替我们百姓出头!都督不做天子,我们这帮淮军老弟兄不答应!”

看着吴水福等将领身上的斑斑疤痕,陆四鼻子一酸,和那些平时满口忠孝仁义却各怀心机的文臣不同,这些和敌人拼命的汉子才是他眼中真正可爱之人。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