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除恶务尽大妖孽(1 / 1)

加入书签

点此阅读小说

桌上放着一杯已经愈发见凉的红茶,只开了一盏夜灯,周围静悄悄的,难得最近比较清闲,纪委大院的众人都早早下了班,可张楚三十三岁了,一没成家,二是父母离得远,本来闲时都会找自己的老伙计喝喝酒,可人家今天得回家陪孩子过生日,早早回家的他又因为无聊,回了单位,想着整理还有些没归档的卷宗,打发时间,这才替换了值班的老秦。

起初给老秦吓一跳,这新任的处长,别看年纪不大,可真是责任心重,下了班也不回家,这么晚了还想着加班,难得啊,不管喽,我乐得清闲,张楚泡了杯茶就开始处理起了文件,随后看了看点,长出了一口气,想着时间还早,刚要接着加班,急切的电话铃声,如同催命灵符一样,铃铃铃的想起了不停,张楚眉头一皱,右眼皮忽然不住的跳了起来,电话还没接起来,张楚隐约便觉得,出大事了。

“领导,您指示,是,马上我就组织人。”挂了电话的张楚,随即又拿了起来,拨通电话说到;“孙峰,通知所有人,休假的停掉,回家的现在回来,十一点半,会议室开会,全员到岗。”刚回到家的孙峰媳妇刚给做好饭,洗了洗手,衣服还没来的急脱,便接到了通知,哪里还来得及吃饭,跟老婆说了声先睡,便一边播着电话号,一边跑了出去。

十一点二十五分,张楚看了看表带略显发黄的手表,点了点头,随后看着屋里已经到齐的众人,揉了把脸,清了清嗓子,一脸肃穆的看着众人,打开了身后的大投影,刚才还在七嘴八舌讨论的众人,几乎同一时间静默安静,终于重头戏要来了。

“各位,抱歉这么晚召集大家,有情后补,先说正事,就在今晚,发生唐城九人恶意伤人事件,其中涉及到浙省省委书记,已经引起上头领导高度重视,据情况了解,九人都是唐城人,曹某为首,领导指示,老虎苍蝇一个不留,黑恶势力,绝不姑息。”此话一出,听的众人倒吸一口冷气,到底是何等严重事件,能震动上头领导,那可是直达天厅的大领导,上一次这么大动作的还是三年前,也正是那次事件,张楚被誉为"反腐刮骨刀’,出手便是雷霆,这次大洗牌针对的是唐

(本章未完,请翻页)

城,那可是冀省十大文明城之一,此次唐城肯定要一波大清洗式换血。

会议一直开到第二天凌晨五点,从各方部署到各位领导高层的精确上位时间,到卷宗整理,越整理越触目惊心,贪污腐败,黑恶势力,刑事犯罪,居然越挖越深,令人胆寒。最终会议敲定,成立特别反黑反腐小组,张楚大处长,亲任组长,此次行动定为‘玄剑’悬在黑恶势力头上的一把中天重剑。与此同时,各大报社,知名编辑全体出动,连夜调编撰文稿,第二天新闻纪实,早晚播报,一时间全国震动,事情大了,舆论几乎一边倒。燕京城各大警局,全员荷枪实弹,全城戒备。

当天晚上曹大公子打着电话,被王泰然抢过电话再接起电话时,如同被击中,脑子都是懵的,电话那边只传来一句话“你今晚没给我打过电话,最后一句忠告,跑吧。”

不信邪的曹公子,短暂的失神,看着三人愈发远去的车,眼神愈发阴狠,拨通了自己老子的电话,说出了刚才王泰然跟他讲的话,正在喝酒的曹为民,几乎瞬间醒酒,怒气极盛,最终沉默了许久,环视了一圈四周,把分酒器里的酒一饮而尽,对着电话那头的自己亲儿子说道“儿子,跑吧,曹家毁在你手里了,有缘也别做父子了,就这样吧。”

巨大的变故,让曹飞心脏几乎停摆,可周边还有自己的八个兄弟,强装镇定的看着对自己抱着诺大希望的几人,连哄带骗的让他们先住下,明天再议论,自己则带着黑衣男人,几乎飞一般驶出了燕京城,几乎不敢停顿。

第二天听着收音机的新闻,差点吓得两个人掉进河里。恶事件被全国播报,几人身份瞬间实锤,后续过了三天,两人再打开收音机,更是一道惊天霹雳死死锁住两人,劈的外焦里嫩,曹更是觉得眼前一黑,喉咙只觉得一股暖流,一股甜腥之气,抑制不住的从嘴里喷了出来,瞬间面前的玻璃便被鲜血侵染了一大片,曹为民书记在三天前酒驾,途中车祸,不治身亡,如梦初醒的两人,明白了,曹家,真的完了。

面如死灰的曹大公子,死死的盯着身旁这位从小就借着自己名义为虎作伥的孙大牛,孙大牛被盯得心里

(本章未完,请翻页)

直接发毛,就在这时,看到曹德从怀里拿出一个黑铁,顶在脑门上,吓得他赶紧发誓,誓死效忠曹家,人在生命受到巨大威胁的时候,所爆发的潜力无可限量,曹德看着乱作一团,裤子已经湿了的孙大牛,跟一张泪流满面的牛头脸,忽然像是想开了一样,顺势就把枪收了起来,眼神逐渐变得阴狠,双手握紧方向盘,一脚油门就走向了远方,从此不知所踪。此次事件存疑程度不亚运一桩奇案,就这么挂了许久。

二十年后.......

福禄村的一间屋子,屋子很大,却只有简单的家具,可令人称奇的是,足足装了要有三分之二的书,甚至残破的房柱子一半都是书在支撑着,一位白发苍苍,身上的衣服已经洗的略微发白,却十分干净,眼睛始终紧闭着,似乎根本睁不开,此时正奄奄一息的躺在床上,面前一位虽然满脸泪痕却依旧看的出来唇红齿白的青年男子,跪在床前,紧紧握着老人的手,老人声音沉稳,却依旧听的出来,一股迟暮之气,淡淡开口道;‘魏儿,你叫了我九年爷爷,是时候告诉你一些事了。’

‘你呢,是我九年前,我在山下的溪水旁,捡到的孩子,当时跟你一起捡到的还有一把长命锁,听给你洗澡的徐婶子说,上边镶嵌的玉上,刻着王魏两个字,我又没什么文化,想着是你名字,也就没改,所以这就是你姓王我姓钱的原因,人呐,不能忘本。’

‘爷爷,别说了,您歇会,咱身子好了慢慢讲。’

‘傻孩子,哪还有以后啊,听我说完,听村里的大先生说过,你来历不凡,早晚得走,谁知咱爷俩一处就是九年,是时候你该回家了,你家在哪没人知道,好在这祖宗留下的书,没让你浪费了,以后你是恶如黑夜,还是温存善良,管不着喽。那东西就在房梁上放着,今天就走吧,我死一把火烧了就行,骨灰就扔河里,干净。’

‘爷爷,你会好的,大夫马上就来了。您忍忍。’

‘不治了,这辈子咱当了爷俩,知足,谈人生短,浮云遮眼,觉受苦长,日日繁忙,躲躲藏藏千金又怎样,光明正大贫苦也无常。。。’

(本章完)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