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高家(1 / 1)

加入书签

点此阅读小说

骆白鱼看着旁边围上来的几人,只觉得莫名其妙,这位公子也不知道是哪来的,他也没说什么啊,怎么就动上手了。

骆白鱼这边还没想明白怎么回事,对方却已经抄着武器冲上来了。

一个干瘦的男人拿着一只长板凳兜头砸了下来,骆白鱼抬腿一脚便踹在对方肚子上,只听哎呦一声,干瘦男子便成了一只滚地葫芦,惨叫着滚到一个伙伴身上。

眼见对方一脚便将一个炼体四重的人踹倒,周围几人顿时便有些畏惧,有这本事的多半都是气海境的高手了,其中一个男子色厉内荏的喊道:“小子,你别嚣张,你敢惹高家,小子你完了,你等着。”

说着,扭头就往后跑去,其余几人也纷纷做鸟兽散了,骆白鱼站在原地,哭笑不得,他做什么了,他就想买只鸡,回家煲汤喝,怎么就成了招惹高家了。

骆白鱼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回家,他走到卖鸡的女孩面前,挑了只最肥的公鸡对女孩说道:“明丫,给我称称,多少钱?”

明丫脸色煞白的摇了摇头,对骆白鱼说道:“算了吧,白鱼哥,这鸡我不卖了。”

骆白鱼心中好奇,忍不住问道:“他们付你钱了?”真要是人家付了钱,那他这事做的是有点过分。

明丫害怕的摇了摇头,小声说道:“他们只是说他们家公子要请客人,要包了这里所有的鸡鸭牛羊,可也没说出多少钱,只是站在摊子前面,我哪敢问他们要钱啊。”

骆白鱼看着明丫,在心里叹了口气,放下手上的公鸡,刚准备转身离开,就听身后传来一个声音:“就是你,不给我高家面子,要强买我高家的鸡?”

骆白鱼转过身来,看见那帮被他吓跑的护院又回来了,还簇拥着一个衣着华丽的阔少爷形象的人,说话之人估计就是那个阔少爷了。

骆白鱼打量了一下对方,一身名贵的丝绸箭袍,腰间挂着一柄连鞘雁翎刀,眯着眼睛盯着自己看。

骆白鱼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头的那道无名火,恭敬的说道:“在下无意得罪高家,也无意强买高家什么东西,在下这便告退。”

宋云海从小便告诉骆白鱼不可随意开罪人,遇事能忍则忍,这是宋云海做为一个镖师能在江湖上混这么年还没出事的保命法宝,骆白鱼自然颇受宋云海影响。

骆白鱼本以为说几句软话,应该也就没事了,毕竟事情并非因他而起,也没伤到什么人,对方骂几句应该也就没事了。

谁成想对方却火冒三丈,几步走上前来,伸手便推到骆白鱼肩上,破口大骂道:“小子,谁给你的胆子,敢站着回少爷的话,给少爷跪下。”

骆白鱼不可思议的抬起头,像看傻子一样看向对方,这人什么毛病,故意找事吗。

他却不知,这高家是临县萍水县的大户,这高一鸣乃是高家长房的独子,自小金尊玉贵的养着,天赋又好,自幼的便被飞虎门长老收为入室弟子,自然一副天老二我老大的性子。

眼见骆白鱼竟然还敢站着,高一鸣登时便怒了,他今日随父亲来这桃源县见一位贵人,为了在贵人面前多露露脸,他堂堂高家大少爷屈尊降贵的在这采买食物,这个乡巴佬竟然还敢瞧不起自己。

高一鸣心头火起,抬手便要给骆白鱼一记耳光,骆白鱼眼角余光瞥见高一鸣抬手,本能的便是一记鞭腿,直扫高一鸣右手。

高一鸣反应到也快,右手一转向外一拍,便拍在骆白鱼脚踝上。

骆白鱼收回左腿,高一鸣向后连退两步,二人之间的气氛立刻便剑拔弩张起来,骆白鱼眼见动了手,和解是不可能了,只能先下手为强了,管他什么高家低家,打了再说。

骆白鱼抬腿便是一记高鞭腿直奔高一鸣的肩膀而去,高一鸣抽刀就砍,迎面直劈骆白鱼。

高一鸣的几个小弟纷纷发出冷笑,以现在的距离,高一鸣肯定先一步将骆白鱼劈成两半。

然而出乎所有人的预料,骆白鱼的腿比高一鸣的刀更快,一记鞭腿狠狠的踢在高一鸣的右肩上,高一鸣身子一歪,刀便偏了,骆白鱼向左一闪,便躲开了这一刀。

高一鸣挥刀横扫,骆白鱼一个铁马硬桥闪过这一刀,腰一用力,挺起身子,挥手一拳砸在高一鸣脸上,高一鸣挥刀乱砍,骆白鱼急忙向后闪身,然而左臂还是不可避免的被砍伤了。

这时簇拥在高一鸣身边的一众护院也反应了过来,连忙冲上去,将高一鸣挡在身后,骆白鱼捂着左臂流血的伤口,杀心顿起。

说来也真是奇怪,杀刘老三之前,每每想到杀人骆白鱼总是有些害怕,可自从杀了刘老三以后,突然之间骆白鱼好像对杀人没有那么畏惧了。

就在此时,骆白鱼又感到一股熟悉的窒息感涌了上来,他心中破口大骂,这个时候犯病,这不是要自己的命吗。

他强忍住咳嗦的冲动,转身就走,高一鸣当然不乐意,吆喝着和几个护院冲了上来,手里还都握着砍刀。

骆白鱼心中烦躁,又急着离开这里,索性不再留手,一记后蹬腿踢在追的最靠前的一人下巴上。

只听咔嚓一声,那人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便打着旋的飞了出去。

这一手明显吓住了了追过来的一干人等,他们顿时有些畏惧,纷纷向后退去,只有一个人仍继续向前追去。

高一鸣几步冲过去举刀便砍,骆白鱼勉强侧身躲开一刀,转过身来便是一记锁喉擒拿,只是还没碰到高一鸣,就被他的真元弹开了。

骆白鱼再也憋不住了,开始捂着嘴巴剧烈咳嗦起来,咳得昏天黑地,几乎昏厥过去。

高一鸣眼见对方不知为何突然剧烈咳嗦,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抬手一刀便砍了下去。

骆白鱼本能的侧身一滚,躲开这一刀,想要反击,却因为缺氧,连对方在哪都看不清楚,只能狼狈的在地上翻滚,躲闪着对方的攻击。

此时高家的那群护院还在后面连喊带叫的往前赶,他们此时还沉浸在自己的同伴被人一脚踢飞的震撼之中没有缓过神来。

突然,骆白鱼只觉得腹部一痛,身体猛地弓成虾米,高一鸣眼见刀砍不中,索性换成脚踢,接连几脚下去,骆白鱼痛的几乎缩成一团。

就在骆白鱼以为自己今天估计是要交代在这里时,突然一大口浓痰混着鲜血从嘴里喷了出来。

这口血痰一出,骆白鱼顿时感觉自己清醒了不少,一侧头,高一鸣已经举起手中的雁翎刀,向下猛地一戳。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