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生晓梦迷蝴蝶(二)(1 / 1)

加入书签

点此阅读小说

“寒笙相信二叔不会隐瞒的。”顾寒笙右手端起茶杯,轻呷一口,左手执棋,棋落局破,“毕竟寒笙这儿也有二叔想要的答案,我想二叔也不愿听假话吧。”

“哈哈哈......”谢常军仰天大笑,与戏台的锣鼓声混在一起,格外震耳,“看来贤侄有不少问题想要问我。”

“二叔没有吗?”顾寒笙清冷的声音让谢常军想起曾经市井之中对顾寒笙的称赞“指点江山顾三郎,乾坤尽握谋天下”,好一个指点江山,好一个乾坤尽握,不过谢常军自认是个枭雄,戎马半生,也不是好惹的,这么多年他什么样的对手没见过,顾寒笙有招,他接下便是。

“有,这当然有,贤侄身上的谜团,二叔早就想一探究竟。”

“那二叔先请。”

“承让了,贤侄。”

谢常军曾是顾寒笙父亲顾烽的结拜兄弟,顾谢两家皆是天朝旧臣,位列王侯。然在剿灭叛乱的行动中,顾家嫡系死伤惨重,只余顾寒笙一人,而谢家全身而退,加官晋爵。想到这儿,顾寒笙的眼神冷了些,她查探了很久,终于查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

一楼的锣鼓声小了些,但喝彩声倒是大了不少,似乎是第一幕结束了。谢常军与顾寒笙目光交汇,如两只争夺地盘的猛虎,一心想要撕咬对方的血肉。谢常军率先打破了僵局,迅速在棋盘上投下一子继而开口:“听闻贤侄在调查当年的叛乱,不知可调查出了什么?”

“寒笙不才,将当年的内情基本都调查出来了,不止如此,寒笙还发现了不少与谢二叔有关的趣事呢。”顾寒笙说这话的时候特意加重了“趣事”二字,但她的眼眸中有暗流涌动。

“所以贤侄这是来求证了?”

“寒笙的父母兄长死得不明不白,寒笙怎么可能不去查探一样呢?父母兄长皆是善战之人,若非有内鬼,怎么可能输得如此惨烈。后来之事也是巧,寒笙在父亲书房整理遗物的时候,发现了一封密函,再经多方查探,也就明白了很多事。所以寒笙今日也确实想向二叔求证,寒笙的父母兄长是不是为二叔所杀?”锣鼓喧天,《樊梨花挂帅》第二幕开场,顾寒笙的声音在这其中更显凌厉。

“不错,想来你也是知道了,这场叛乱便是我谋划的,你父亲当年和你一样起了疑心,已经查了大半,为了不暴露,我只好设下伏兵伏击了你的父亲,你那两个哥哥来的也是不巧,刚好在那时赶到了。我没有办法,只好将他们一起杀了。”谢常军一直都知道顾烽很信任他,顾烽总会把自己查到的东西,同他说道说道。起初他也没有在意,直到顾烽查出叛乱与谢家有联系的时候,谢常军便知道顾烽不能留了,若顾烽查出的是被公布,顾烽信任他,所以从未怀疑,但是其他人可不一定。所以他利用顾烽的信任杀了他,谢常军对此一直很愧疚,但他不后悔。因为成王败寇,是亘古不变的道理。那一仗,他绝不能输。

“谢二叔的话中还真是让人听出了几分无奈。”戏台上的樊梨花坐镇军中,商定计谋,顾寒笙看着棋盘,似乎快形成和棋了。

“二叔也并不会认为自己是个好人,世道如此,又能怎样?贤侄的夫人倒是名扬四方的神医,妙手回春,只是不知可会制毒呢?”

“凝素擅中医,犹爱研读古方,古医书中的药方凝素粗略都知道,只是是药三分毒,就是制毒有怎样?”楚凝素是顾寒笙为掩饰女子身份而娶的妻子,也是唯一一个知晓顾寒笙真实身份的外人。

“那贤侄可知一种古毒叫红醉?”气氛顿时冷却下来,尽管谢常军尽力掩饰,但顾寒笙仍感觉到了他的一丝杀意,顾寒笙并未在意,反而浅浅一笑,渲染出万千风华。

“那二叔可知有一种古毒叫归息?”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