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 吓她一跳!(1 / 2)

加入书签

点此阅读小说

“一位名为霍尔的血之伯爵?但据我所知,隐居在卡斯特尔及周围的几位血族之中似乎并没有伯爵位阶的存在。”

塞巴斯皱着眉说道。

想了想,他又补充说:

“当然,我对血族的了解也很限,知道的那几位血族也是在超凡界特别是佣兵界比较响亮的,血族向来低调,很多甚至一直都在沉睡,也可能睡着睡着就被人忘了……您知道的,有的血族甚至因为睡得太久,醒来之后发现自己的城堡都被人拆了。唔,或许是一位我不知道的血族,特别是那些从沉眠中苏醒的老家伙们。”

“主人,我记得安娜女士曾经提供给您一份血族的资料,那里面有提到过相关信息吗?”

夏洛特微微摇头:

“安娜女士提供的大多都是奈斯氏族的血族,关于新月王国的部分主要集中在舍底特氏族,这些黑暗家族的疯子在新月王国腹地比较活跃,特别是王都那边,但这里是新月王国北方。”

“不过,她倒是提到了隐居在罗曼公国的几位血族,但也并没有谈及名为霍尔的伯爵。”

“要不,再问问死灵之书?它应该对自己的主人多少有所了解吧?”

塞巴斯问道。

夏洛特脸色一黑:

“我已经问过了,那个废物书灵除了知道前主人名为霍尔,且是一位四代血族之外,别的一问三不知。”

“或许也真的和你说的原因有关吧,四代血族也是相当古老的血族了,或许真的是个睡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家伙。”

“不过……霍尔伯爵究竟是谁也不重要了,若是死灵之书提供的情报不错,他应该已经被那位名为阿涅丝的血族干掉了。”

“现在的‘霍尔伯爵’,是阿涅丝的那位名为拉海尔的骑士假扮的。”

说到这里,夏洛特的表情有些古怪:

“从这个角度来说,或许奈斯氏族的计划早就出问题了,就是不知道他们自己知不知道了。”

听了夏洛特的话,塞巴斯的表情也有些古怪:

“那可就有意思了,如果真的如此,只要死灵之书还在您这儿,我们等待他们自己上门就是了。”

夏洛特微微颔首。

她也是这么想的。

“不过……”

夏洛特又话锋一转:

“只等着他们自己上门太过被动,既然已经确定幕后搞事的是奈斯氏族,或许在宴会之前,我们也可以先去拜访一下卡斯特尔的血族们,他们或许知道些什么。”

“血族对势力范围的观念极深,对我来说,奈斯氏族是入侵者,对于他们……又何尝不是呢?”

塞巴斯心中一动,而后瞬间跃跃欲试:

“您终于打算拜访周边的血族了吗?您想先拜访谁?”

夏洛特想了想:

“你所了解的距离我们最近的血族是谁?”

塞巴斯恭敬地回答道:

“那应该是拉瓦尔子爵了,拉瓦尔子爵是北地佣兵协会的荣誉会长,在佣兵界交友广泛,十年之前我在卡斯特尔领游历的时候就曾经拜访过对方一次。”

“当然,说是子爵,但他并不是新月王国的贵族,而是血族位格上的血之子爵。”

“同时,虽然他是血族,但他行事却颇为正派,也几乎不饮智慧生物的血液,算是血族中的戒律派。”

“拉瓦尔子爵?”

夏洛特心中微动:

“瓦德拉特氏族的那位拉瓦尔?”

塞巴斯有些惊讶:

“您竟然也知道?”

“安娜女士提供的资料里提到过。”

夏洛特说道。

“不过……没问题吗?那可是野性之氏族的血族,我记得你似乎和瓦德拉特氏族有些矛盾来着。”

她看了塞巴斯一眼。

塞巴斯的表情有些不自然:

“没事,拉瓦尔子爵是戒律派的,而戒律派的血族本也是瓦德拉特的放逐者,不然的话……十年前我就不会去拜访了。”

夏洛特心中一动:

“拉瓦尔子爵……也隐居在北港吧?”

“当然,他是佣兵协会北地分部的荣誉会长,而佣兵协会的分部就在北港。”

“你知道具体住址?”

“嗯,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一直都待在分部里。”

“啧,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啊!既如此,那就方便多了,择日不如撞日……今晚我们就去佣兵协会的分部拜访一下吧。”

夏洛特笑道。

……

“小姐,他们最近召我们虚空开会的频率越来越高了,我真的担心我们什么时候会露馅儿,我甚至感觉他们已经对我们有些怀疑了……”

“而且,又是回收秘银,又是想方设法掌控卡斯特尔领的,他们肯定在酝酿着什么惊天的阴谋。”

中年骑士拉海尔忧心忡忡地说。

“你担忧什么?让他们去阴谋他们的,反正和我们又没关系,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就算是头疼也是卡斯特尔的那个小伯爵去头疼去!”

血族少女阿涅丝摇了摇头,说。

中年骑士忍不住嘀咕起来:

“但我看那个小伯爵个子也不高啊……”

阿涅丝白了他一眼:

“比喻!这是比喻!”

中年骑士有些迟疑:

“那我们……”

“我们继续浑水摸鱼,能搞清楚他们在做什么最好,搞不清楚的话就想办法捞点好处,被怀疑了也没事,反正我们能跑路!”

阿涅丝说道。

说着,她又戳了戳中年骑士的胳膊肘:

“好了,别苦着一张脸了,好不容易来北港一趟,好好在这边玩一玩,晚上还得去协会里办手续呢,顺带着把我们的委托也挂上。”

中年骑士眼角一跳:

“您真要卖了城堡?恕我直言,在现在我们有可能已经被怀疑的情况下,再在黑市里挂上委托,会不会引来那些人的注意?”

“血之伯爵过于稀少,就算是您当初能干掉的那位也是因为他沉睡太久过于虚弱,又中了毒……我很担心我们就算是真的找到了一位伯爵,很可能会是那些家伙之一。”

“今天他们的警告也证实了,不到万不得已他们应该是不会对卡斯特尔伯爵下杀手的。”

阿涅丝沉默了。

她的神情一番变换,最终咬了咬牙道:

“既如此,我们这样做……我们不直接寻求伯爵级别的血族出手,而是直接委托拍卖,拿完钱之后我们去黑市里找其他的炽阳出手!反正炽阳又不是只有血之伯爵!”

“只要完成了三王子的委托,拿到王国的分封令就行了!”

中年骑士拉海尔沉默了。

许久后,他叹道: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